中国文化产业网>艺术产业>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孙博文的创作“真相”

2021-06-09    来源:中国艺术报 记者 张亚萌     编辑:黄丽

但愿人间意珠圆(中国画) 2001年 孙博文

一个色彩斑斓、淋漓恣肆、流光溢彩的山水世界,于6月5日至17日出现在山东美术馆中——由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山东省文联、山东艺术学院主办,山东美术馆、山东省美协承办,卢乡书院、莱阳市孙博文艺术馆协办的“淋漓华章——孙博文艺术展”在山东美术馆举办,展览囊括山东籍画家孙博文生前各个时期创作的中国画作品约60幅,集中呈现其晚年融汇中西的笔墨探索。

鲁味:大场景与大情感

一走进“淋漓华章”展览的空间,就如本展策展人、中国美协主席、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所言,“走入宽阔、热烈、丰盛的世界”,也能感受到充溢其中的“鲁味”。这不仅因为孙博文1938年生于山东莱阳,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后赴莒南县文化馆工作,最终定居青岛,一直扎根齐鲁大地,故乡的四时山水与风物人情伴随他的生活、成长和创作;更因为他早年师从关友声、黑伯龙、王企华、陈凤玉等修习中国画、锤炼积淀笔墨基础,1979年还拜莱阳籍著名画家崔子范为师,成为其艺术生涯中的关键瞬间——他将崔子范简笔大写意花鸟的绘画技法移用到山水画上,开始自创山水新貌,进一步拓宽了个人的创作路径和笔墨空间。

约60幅作品,对于一个有着“回顾展”意义的展览而言,体量并不大,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作品尺幅的“撼人”。齐鲁风物、大山大水,带给山东人豪放的性格,更在孙博文的画笔下造出大场景、大情感——他笔下的山水构图新颖、气势如虹,清华美院教授陈池瑜认为,他在发扬谢赫“随类赋彩”的传统上,画天地大象,体现宇宙精神和生命力量。尤其是他的大尺幅作品,都是高达数米的鸿篇巨制,《霁后霞光映远山》《性灵之光》《禅悟一径深》《去留肝胆两昆仑》四件作品更高达七八米,在展览空间以长卷垂幔形式呈现,给予观者强烈的视觉冲击,同时给人以赞颂祖国山河的盎然美感,洋溢着蓬勃的时代生机。

“关于孙博文画中那种齐鲁人性格的特质,我看更多的还是他开放的格局和质朴勤勉的精神。我想其中的一种家国天下的责任意识也充盈于其间,使得他的画充满了健康奋进大气的状态,这种状态也是那个时代所呼唤的一种精神。”本展策展人、山东省美协主席、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说。

海派:厚重与豪放

在早年孙博文潜心于中国画研习期间,他曾系统地临摹了宋、元、明、清以来各派的山水、花鸟、人物画,并重点承袭朱耷、徐渭、石涛、齐白石等名家,致力于陶熔出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而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尚辉观察,孙博文的创作中除了“鲁味”,海派艺术的影响也非常鲜明:“黑伯龙和关友声,两者属于上海美专山水画体系,对孙博文有着更为深远的影响。2000年前后,孙博文的山水画开始以泼彩为主,这种写彩方式与朱屺瞻晚年的中国画探索存在紧密联系。他吸收了刘海粟山水画中的泼彩成分与拙朴用笔,并通过朱屺瞻式的金石用笔使作品更为厚重和豪放,这也是孙博文晚年最鲜明的艺术特征。”

《烟云生万象》有着精妙的紫色,《春林环翠》呈现出一片绿意与生机,而《早春记忆》则是朦胧的光影,勃勃生机的花草与世界幻化为色彩的长歌。藤黄、鹅黄、大红、朱红……一个个绚烂的世界呈现在孙博文的画面中,他在继承海派艺术的基础上,将那些西化而来的色系加以融汇,浓丽的色彩、强烈的色相对比,打破中国画古已有之的青绿山水传统——或曰藩篱;更运用大面积的色彩渲染,与墨色交融呼应,使得画面具有墨彩淋漓的苍润之态,充分传达了民族精神内涵与时代风貌,形成了他为祖国山河立传的独特审美道路,一如他在《心与天高》中自言的,“彩墨倒于宣纸上,任其纵横任其染”。

变法:融汇中西艺术

孙博文的画面绚丽到,初看之下,有人会以为那是油画,“淋漓华章”的主要作品就呈现了他创作后期融汇中西艺术、在绘画语言上创变——从传统到彩墨的个性追求,从意象山水向抽象表现的时代转变,成为孙博文艺术生涯中的两次重大“变法”。

在齐鲁山水、海派艺术滋养的基础上,孙博文特别研习凡高等印象派大师画作,博取众长,融会贯通,终于在上世纪90年代末至2003年离世的最后约5年时间中,以井喷式的创作状态,完成了颇多极具代表性的作品,由传统语言最终走向创造性革新发展、兼取西方绘画的表现语言,最终凝结为具有个人特点的彩墨山水画风格。

“20世纪以来,中国画坛充满着新与旧、中与西、传统与现代的交融冲突,这种大的文化背景映衬的焦点便是中国画的现代变革。如何从传统中国画的经验中脱胎演变,形成既有民族艺术内涵、又展现时代精神的视觉样式和笔墨语言,成为画家们思考最多的问题。在这方面,孙博文先生的艺术探索打开了一方别开生面的景象。”范迪安认为,孙博文是一位怀有高度文化自觉和文化理想的艺术家,他始终对中国画充满自信,以中国画艺术语言为基础,融汇多种流派形式,形成自己新的创造;他的创作充分显示出,不管是中国画艺术还是其他艺术形式,都有着非常宽阔的发展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