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工艺美术>工美资讯>

工美资讯

大生:有关文艺批评的四个思考

2021-04-29    来源:中国美术报    编辑:刘颖

思考一:

文艺批评是否提倡被司法介入?

在文艺批评的范畴中探讨问题,如果出现争端,可以被司法介入;但是,却不提倡被司法介入。之所以强调“可以介入”,是因为诉诸法律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不过所谓权利,就是可以行使也可以不行使的能力。

之所以说“不提倡介入”,是为了保障宽松的评论环境,原因有二:

一、文艺批评是学术范畴的事,对与不对,应由学术共同体进行裁定。不到万不得已,大可多点雅量,不必司法介入。二、讨论问题须顾及现实环境。在历史与现实中,观点之争往往会变为人身斗争。这是因为大家习惯把“个人”与“观点”捆绑一起,并认为如果打败了某人,也就打败了其观点。

于是不少人很懂“隔山打牛”的技巧:搁置学术争端本身,以其他理由起诉对方,对方一旦失利,其观点也会随之消匿。尽管这属于“诉诸其他”的逻辑谬误,但基于现实环境,此策略往往奏效。

可以想见此策略的后果:人们怕引来无妄之灾而不敢说真话,这对学术和文艺批评非常有害。

思考二:

批评作者属于人身攻击么?

文艺评论如果批评作者,就很容易被视作是“人身攻击、侵犯名誉”。

这也是一种常见的误解。

在文艺评论中,所批评的“作品作者”,有点类似叙事学中的“隐含作者”,并非现实中的真实人物。彭锋说:“艺术批评,如果要以作者为对象的话,也是针对的隐含作者,而不是实际作者。”这也是多数人面对文艺批评一笑了之的原因。因为,作品的作者“李白”,不能等同现实中、活生生的那个李白,顶多是李白的某个“分身”而已。

所以,文艺评论即便批评了“作者”,批评的也只是作者的某个“分身”,构不成对现实作者的人身攻击,属于文艺批评的合理范畴。

思考三: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艺批评环境?

如何才能有高质量的文艺批评呢?这就不仅需要批评家的努力,也需要大家共同营造批评的土壤环境。如果尖锐的批评不被允许,那温和的批评也将无法生存;如果揪住批评家的小错就严加苛责,最后就只会剩下一片颂扬之声。

我们不能奢求所有的文艺批评都有理有节,也不能奢求所有的文艺评论者都是文雅君子。就像“千金市骨”的道理一样,能允许“不准确、刺耳”的批评,才能产生文雅在理的高水准批评。

思考四:

文艺批评可以赞美吗?

当然可以。批评的本义,就是批点、评论,阐释作品深义,褒赞优点、贬斥缺点。因此,文艺批评是中性词,赞美、批评,都是应有之义。

可在现实中,文艺批评多数变成“不实吹捧”。但即便是不实吹捧,那也是合法的、应该被允许的。因为赞美和批评,是文艺评论的一体两面,“允许不实赞美”和“允许尖锐批评”一样,都是营造宽松评论环境的必要条件。只是我们不能只享受“不实赞美带来的利益”,却拒绝“不当批评带来的损伤”。

如果不当批评会造成对名誉的损伤,那么不实夸赞是否也会影响名誉的正当性呢?如果不当批评需要负法律责任,那么不实赞美又该如何负责呢?如果我们不能保证赞美句句属实,那又凭什么要求批评字字都对呢?

因此,在我看来,只要不是违法乱纪,只要言之有物,文艺批评的底线可以放低一些。如果你觉得批评或赞美得不对,那就写文反驳;如果你觉得反驳得不对,也请写文辩解。一来二去,真理越辩越明,大众也会从中获益良多。

如此,文艺批评的作用也就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