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艺术产业>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回到艺术创作的心灵起源——“风华凝粹——鲍加艺术展”侧记

2021-04-14    来源:中国艺术报 记者 杨阳     编辑:黄丽

毛主席在共青团第九次代表大会上(油画) 鲍加

淮海大捷的胜利场景、毛主席在共青团第九次代表大会上的伟岸身躯、三峡水库的宏伟规模、大漠里的驼铃悠扬……这些都呈现在4月7日至11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风华凝粹——鲍加艺术展”上。此次展览由中国美术馆、安徽省文联主办,作为2021年度“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项目”之一,通过鲍加50余件油画作品,全面呈现其艺术成就。

年近90岁的鲍加是一位有着60多年党龄的艺术家,他的艺术之路和中国的革命建设相伴同行。起初,鲍加从事美术创作属于自学成才,他笃学不倦、善于敏悟,青年时期便崭露头角。1957年创作和合作的油画《汛——梅山水库》《工地的早晨》《走在洪水前面》就入选中国首届青年美术作品展和安徽省青年美术作品展并获一等奖,后来,鲍加的画作,尤其是革命历史题材的主题性创作被广为宣传。1958年,鲍加创作的油画《毛主席在马鞍山钢铁厂》在新中国成立10周年的全国美展上展出,成为他的成名作。“鲍加创作的这类作品深受古典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双重影响,追求完美的崇高感,在表现形式上力图保持某种完整的典型性,强调场景的宏大气魄与整体氛围的戏剧性效果。”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吴为山评价。如《淮海大捷》《毛主席在共青团第九次代表大会上》等代表作,这些作品主题鲜明、气势恢宏,呈现出作者饱满的革命激情和艺术禀赋,引起美术界的关注。吴为山认为:“鲍加的艺术体现了党领导下的文艺工作者所特有的朴素和真诚,是富于感召力,鼓舞人民大众、展现民族精神的大美之艺。今年,正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美术馆通过回顾这位资深党员艺术家的艺术道路,向世人展示他以艺术实践理想的生命画卷。为人民画像、为时代立碑的艺术家,也终将为人民所尊重、为时代所铭记。”

上世纪80年代,鲍加的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他深入葛洲坝水利工程和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攀登阿尔卡勒特尔大冰川,锤炼了不畏艰难、敢于实践的艺术性格,创作出《极目楚天》《大漠千里》等一批以祖国建设为主题的作品,更具鲜明的艺术个性和现实主义特色,其中《大漠千里》的创作历程让鲍加最为难忘。据鲍加回忆:“当年我骑着骆驼,顶着烈日,跟随地质队员走向渺无人烟的荒原,与地质队员共同生活了60多天,他们给我留下了终生不灭的印象。”当时没有照相机,全靠速写和写生记录生活。就这样,鲍加记录下2万多字的写生札记,创作了大量速写和写生作品。

此时,鲍加已成为安徽省美协的领军人物,除了艺术上的追求,还有了为油画鼓与呼的责任。1985年,在观看完第六届全国美展油画作品展后,油画界同仁觉得要为油画家创造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平台。鲍加与张祖英一拍即合,一同组织召开了油画艺术研讨会(黄山会议),主张观念更新、强调艺术本体和本质功能与艺术个性的重要性,成为中国当代油画艺术发展的里程碑。回忆起往事,鲍加感叹:“那时并没有想到这次会议日后在中国美术发展的道路上会有那么重大的影响。”

同年6月,由中国美协选派,鲍加前往法国巴黎艺术城考察进修,并赴英国、荷兰、波兰、苏联等国家访问。在巴黎,鲍加第一次看到马奈、柯罗的原作,他格外青睐印象派大师莫奈创造的光色空间。那绚烂的阳光、斑驳的阴影、跳跃的笔触、明快的色彩,编织出情感的恣肆和灵魂的悸动、洋溢着欢快的生命气息,深深打动了鲍加的内心,“印象派绚丽的色彩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与我内心融为一体”,鲍加说。此后,每当鲍加提起画笔,绚丽光影就在他的笔尖自然地流露出来。

于是,鲍加从关注社会转向聚焦自然,从对宏大场面的渲染转向对平凡景观的捕捉,从倾心于热烈的壮美转向诗意的自然美。他越来越多地表现风景,并开拓出一片新天地,探索着独特的审美境界。“我们可以看到滋生于安徽大地的新安画派及美丽的皖南对鲍加艺术的影响。他赞美自然、歌颂劳动、深刻而全面地展现现实生活,他坚实的艺术耕耘和着时代的节律,使得其艺术充盈着勃勃生机。在纯粹的风景绘画中,他以放松而坦荡的心境,倾情于绿、蓝的色调,而光的折射则遥接着印象主义的缤纷。他的艺术伴随着人生,从题材的政治性、现实性,从内容到形式,从力求社会教育功能到艺术的审美作用,实现着一步一步的价值追求。”吴为山说。就像鲍加的《银杏树下的金色民居》,诗意淳厚、情味率真;《新安江畔》则气度平和、富有韵味。即便是在自然风物的创作中,鲍加也坚持现实主义的艺术风格,他的皖南风景都是面对自然直接写生创作,散发出浓烈的生活气息和温暖的生活质感。在鲍加的油画中可以窥见中国画的意境,有浓郁的乡土情怀,还有中国文人的诗情,山水风物的生命被画家所激活而呈现出奕奕神采。正如罗工柳所言:“他的风景画色彩含蓄和谐,形真意切,将内心感情与大自然完美融合起来,真正做到了‘画从心出’。”在风景的表现中,鲍加更臻自在,他归真返璞,回到了艺术创作的最初心灵起源。

银杏树下的金色民居(油画) 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