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AI绘画会让画手失业吗?

2022-10-24    来源:大众日报     编辑:黄丽

输入脑海中构想画面的关键词,静待几秒钟,AI程序就会根据描述生成一幅具备要素的作品,而且画面精美。从仅能画出模糊的图片,到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让人分辨不出画作究竟出自AI还是真人,近两年AI绘画的进步速度可谓惊人。

尤其是今年以来,Disco Diffusion、MidJourney、DALL·E2等AI绘画程序相继涌现,AI绘画技术实现了迅速更新迭代。不过,惊喜过后,围绕AI绘画的争议也随之而来,首先是法律层面的问题,AI绘画作品的版权归属于谁?紧接着还有画手圈的震动:AI是否会取代画手,让很多人就此失业?

“开盲盒”游戏?

新榜日前发起一则投票,在五张画作中选出非AI生成的一幅,投票结果显示,有39%的人选择正确,剩下的六成都无法分辨真“伪”。可见,对于非专业画手来说,AI绘画的精细程度可以媲美人类画作。前不久,由AI生成的画作《空间歌剧院》在美国的一场数字艺术类美术比赛中甚至击败一众人类画作,获得第一名,引起轩然大波。

但在实际的体验中,要创作出一幅佳作并不容易。AI绘画更像是一场开盲盒的游戏,脑海中构想出画面,输入关键词,生成的画面往往出乎意料。目前的AI绘画平台,基本上都是根据文字描述生成图片,有的还可以输入参考图片,因此,如何选择关键词描述预想的画面,是画作能否符合预期的关键。

在国内的AI绘画平台6pen上,输入“秋天”“落叶”“女孩”“背包”等关键词,生成的画作虽然元素具备,但禁不起细看。人像是明显的短板,人物脸部缺陷颇多,五官模糊,比例不协调,背景也缺少细节。如果输入的关键词比较抽象,像“美好”“温暖”之类,生成的画作则更无法预料,往往不尽如人意。

有画师特意总结出AI绘画的关键词,包括色调、画种、流派风格、内容、构图视角等,还可以指定艺术家的名字,总之越精确、越具体,越能被AI理解和接收,画作的质感越好。要摸索出其中的窍门,往往需要经过多次重复尝试,才能更有效地掌控AI的创作。

事实上,即便掌握了技巧,要想获得效果更佳的作品,光靠一键生成也远远不够,还需要大量的修改。譬如获奖的AI绘画作品《空间歌剧院》,就是作者在MidJourney生成百张作品的基础上,经过了900多次调整、耗费近300个小时修改完善而成的。

对于非专业画手来说,AI绘画降低了绘画的门槛,能帮助自己圆一个绘画梦,无需通过专业训练也能发挥创意进行创作;但对于专业画手来说,AI绘画并不能完全满足绘画的需要,目前AI绘画应当还是作为一个绘画的辅助工具。

对于这个角色,AI绘画能完美胜任。那些对于画手来说需要一周甚至几周才能完成的作品,在AI绘画平台上少则几秒,多则十几分钟,就可以形成雏形。效率之高,远非人力能比。在绘画过程中,AI绘画的介入,势必能提高画手的工作效率。对于画手来说,这不失为一场技术革命。

开启潘多拉魔盒

尽管AI绘画的技巧目前尚未被所有用户掌握,但其进步速度之快,也着实惊人。关注AI绘画的爱好者惊讶地发现,两年前AI还仅仅能画出一些模糊图片,现在,只要练习得当,画出精细的人像也不是难事。

与其他人工智能技术原理基本一致,AI绘画也是通过深度学习,在吸收大量数据的基础上,进而模仿创作。就像阿尔法狗学习了海量的围棋棋谱一样,AI绘画依托的是海量的人类绘画作品。艺术家、画手的作品被当作学习资料进行抓取,AI绘画利用既有元素,融会贯通生成新作品。

理论上讲,训练数据越多,AI能够生成的绘画风格、技法越成熟。除了依赖已有的绘画数据之外,AI绘画平台还会有配套的用户社区,反向收集用户数据,积累用户偏好,根据用户反馈调整优化AI绘画,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闭环。两种数据源头,为AI绘画提供了足够庞大的训练量。在习得了尽可能多的作品后,AI绘画的技术水平会不断地臻于完善。

不过,这也带来一个问题。既然AI绘画生成的作品多有所依据,那就不排除会出现这种情况:AI绘画生成的作品,跟原作高度相似。这样的例子已然出现,某推特用户盗用一画师的稿图,上传到AI平台上,结果生成的画作与画师的成稿高度相似,而且先于该画师发布,原作者反倒成了“抄袭者”。

意识到AI绘画涉嫌窃取人类画师灵感,大量画师已经开始抵制。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遭遇抵制的日本AI绘画平台micmic。该平台曾宣称,只需上传30张角色插画,AI就能根据所提供图片的特征生成相似风格的新作品。结果大量画师集体声讨,要求开发者禁止让AI模仿自己,该平台的测试因此被迫停止。由于缺乏相应保障,画手维护自身权益目前只能靠舆论施压,这必然不是长久之计。AI绘画平台免费索取画手的劳动,“霸王餐”也不能一直吃下去,探索合理的有偿授权方式将是AI绘画普及之路上必经的课题。

此外,关于AI绘画作品的版权归属问题,同样存在诸多争议。目前,不同平台的说明略有差异,不外乎这样几种:版权属于网站所有,AI绘画作品属于公共领域的无版权作品,软件生成内容的所有权归用户所有等。

对于一个异军突起的行业,规范和约束总是滞后的。但这些案例相当于提前敲响了警钟。目前,AI绘画行业未形成统一的规范,法律也缺乏相应的保障条例,在AI绘画走向商业化的过程中,这些都是亟待建设的。

失业危机还是行业机遇?

在AI绘画浪潮中,首当其冲的、反对声浪最高的当然是画师。相比版权问题,更令他们担忧的是自身的生存问题。

博主西仔LittleC在微博上撰文描绘AI绘画普及后的未来,他不无悲观地设想:AI绘画平台通过免费吸引用户使用,制造程序所需的训练数据,同时在网络上大量抓取未经授权的图片;长此以往,AI绘画的技艺不断提升,而且凭借低价和高效,挤压了中下游画手的生存空间,仅剩下顶尖画师;这样的竞争、淘汰过程会一直持续到就连顶尖画手也面临生存危机,绘画人才彻底断层,最终行业枯萎。这当然是最极端的情况,不过或许能够代表一部分画手的担忧。

这样的顾虑并非杞人忧天,AI绘画的普及,能够代替人类从事一些重复性的工作,对中下游画手的冲击肯定是最明显的。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用AI绘画约稿的信息,靠低价接单形成竞争力,自然会挤压初级画师的生存空间。

与之相反,一部分人则持乐观态度,以科技博主正义的史官为例,她认为AI只是一种工具,对游戏业来说,AI绘画能够降低美术资源的成本,让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更被需要的领域,同时,低成本也意味着同样的投入可以有海量的产出,为行业带来新的探索。

这基本能代表目前对AI绘画的两种声音。每次AI技术的突破都会带来相应的人类工种存续的担忧,面对飞速进步的技术,人们的焦虑在所难免。但AI绘画与人类画手,并非不能和谐相处。AI通过理性计算掌握绘画规律,但绘画中的想象力、创造性,仍是通过算法难以习得的东西。至少就目前来看,利用AI辅助设计,融入画师创意,或能开启绘画的更多可能性,对美术行业是一种重塑。

据正义的史官透露,目前游戏行业已经率先开始用AI来生成美术素材,一个晚上就能生成上千种素材,其中大部分都可以直接采用,同样的任务交给画手来做,只能画出十几种,AI绘画的效率远非人工可比,大大降低了成本。放在从前,甲方与乙方之间沟通需求经常是个难题,频繁的返工修改往往无法避免,AI未必能比人理解得更好,但胜在它能不厌其烦,不断逼近决策方的要求,也让美术工作人员有的放矢,省去一些无用功。

在画手担心自己失业的同时,AI绘画也创造出了不少新的岗位,譬如智能创作等。技术变革的浪潮难以抵挡,伴随而来的问题需要解决,技术升级必然面临的阵痛也需要理性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