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工艺美术>工美资讯>

工美资讯

全国人大代表:非遗传承不能断层 否则只有皮毛难得精髓

2021-03-01    来源:中新社    编辑:邱娟

  “羊羔花盛开的草原,是我出生的地方,妈妈温暖的羊皮袄,夜夜覆盖着我的梦……”在中国藏族聚居区乃至更广阔区域,一首《妈妈的羊皮袄》经久不衰。

  但起初,这首歌另有其名。作为这首歌的曲作者,全国人大代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民族歌舞团团长扎西多杰曾建议词作者将歌曲改名。

  “我觉得《羊皮袄》更有意味,像我这样的藏族人都是从羊皮袄里走出来的,牧民离不开羊皮袄。”扎西多杰说,“又有人建议加上‘妈妈’,那就更温暖。”

  年近六旬的扎西多杰,是众多兄弟姊妹中的老大。小时候,每逢村里文艺演出时,扎西多杰站在队伍最后模仿别人跳舞挣工分,慢慢也就学会了舞蹈。

  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扎西多杰说,“玉树人爱唱爱跳是天性”。

  十四岁时,扎西多杰被招进玉树州民族歌舞团,酷爱舞蹈的他,因手指条件较好而被要求学小提琴。

  从磁带、VCD、CD,到如今的网络……从艺四十多年,拉小提琴、作曲、编舞的扎西多杰在当地小有名气,他见证藏族风情歌舞传播媒介的变化。与此同时,来自偏远藏乡的年轻人,纷纷走向《星光大道》《中国好声音》等广阔舞台。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扎西多杰奔走呼吁,传统音乐、舞蹈等类型的“非遗”项目,本身就是集体传承而来,“现在,如果命名的一个‘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没能找到下一代,或者传承并不好,那老传承人走了,这个项目就跟着走了”。

  卓舞、伊舞(弦子舞)、热巴舞、锅哇舞(武士舞)是流行在玉树乃至藏族聚居区的舞蹈。扎西多杰说,锅哇舞是一种大型礼仪性舞蹈,完全可以一个人唱或跳,但不可能永远单传,而应该集体传承。

  对此,他建议有传统音乐、传统舞蹈特色的少数民族地区,在既有的文艺团体之上,应该加挂“非遗”剧团,“一个剧团,花一笔经费,就可以办两件事”。

  这些年,扎西多杰已经在自己所在的玉树州民族歌舞团开始做这件事,“我们寻访农牧区的传承人,教青年一代”。

  但很多人还向扎西多杰“抱怨”说,玉树歌舞变了。扎西多杰认为,这是传承中出现了断层,“我们应该考虑以前怎么跳,现在又是怎么跳。不能淡忘传统歌舞的历史文化背景,因为每一个动作都有表达的特定意义。当了解这些后,跳起来更自在、更清楚。”

  “这个时代,要负起我们的责任,要想办法,完整传承下来。”扎西多杰说,歌舞当然得跟着社会发展而变化,但不能光为了好看而舞蹈。

  但另一种现象,也让扎西多杰焦虑。许多传统音乐、传统舞蹈等“非遗”项目进校园,扎西多杰认为,初衷虽好,但恐怕“此消彼长”,让青少年淡忘了家乡的另一批“非遗”项目,如祖辈小时候唱的童谣和玩耍的游戏,甚至没有了再继续创造童谣和游戏的机会。

  “非遗传承不能断层,否则即便学到皮毛,也难真正掌握精髓。”扎西多杰认为,“非遗”传承要更专业,“只是学会了舞蹈的一个特定符号,却不知这个符号的根在哪里,这不叫‘传承’。根丢了,那这个民族就很危险。”

  今年,是十一年前经过大地震考验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建政70周年,扎西多杰已经着手策划奉献一台不一样的演出,展示70年发展成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