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工艺美术>工美资讯>

工美资讯

宁夏非遗扶贫:魏氏砖雕今年利润有望突破300万元

2020-11-13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邱娟

“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这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隆德县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延续了100多年的传统。到了魏亚龙父亲卜文俊这一代,身为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第四代传人,他打开大门,做到了让有志于从事砖雕的人都能学习掌握这门手艺。2011年,在隆德县政府支持下,卜文俊成立隆德县魏氏砖雕艺术有限责任公司,开始改变手工制作的单一生产方式。

2016年,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市级代表性传承人、第五代传人魏亚龙回乡加入隆德县魏氏砖雕艺术有限责任公司。这个朝气蓬勃的大男孩推动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进入了现代化发展的快车道,在继承传统工艺基础上探索科技创新,向批量化生产转变。如今,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非遗扶贫车间”已带动30多名当地村民就业、创业,13个建档贫困户脱贫——

讲述人:魏亚龙[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市级代表性传承人]

1988年,我出生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隆德县凤岭乡于河村。我从小看着爷爷——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第三代传人魏世祥和我父母与青砖泥瓦打交道,看着那些泥巴在爷爷粗拙的大手里变成活灵活现的物件。斧凿刀刻的声音,青砖、龙吻脊兽以及苍松翠柏和梅兰竹菊,几乎是我童年记忆的全部。爷爷做的砖雕比较粗犷,造型硬朗大气,不失秦汉风范,尤其是龙吻狮子等造型极具代表性。

2009年,我去江苏无锡读大学,学习的是自动化专业,毕业后留在江苏工作。但随着爷爷渐渐老了,他身体也越来越不好,2012年底,父母让我早点回家过年,离年关还有七八天,车票却一直抢不到,我一咬牙订了机票,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坐飞机。爷爷见到我很高兴,嘴里反复说着:“没办法看着你娶媳妇了,爷爷等不到了……”

爷爷干枯的手不住地颤抖,紧紧抓住我的手说:“咱们的砖雕……从你太爷爷开始,咱魏家就有这门手艺,爷爷希望你就算不从事这一行,也把它当作一种爱好继承了吧,一定要把砖雕技艺传承下去,发扬好!”

那年腊月二十七,爷爷走了……

怀着忐忑心情回乡创业

2015年,我结婚了,妻子在家庭和事业上都很支持我。一天,她突然跟我说:“咱回家吧!”

“父母都是快60岁的人了,他们做砖雕公司事情多,回去帮帮他们。还有,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爷爷的嘱托,你是接班人,你不接着,这事就断了,家族的事情你是有责任的。”

2015年春节回家后,我向父母说明了我们的决定。

父母豁达开明,从来没主动提出要我们回老家发展的要求,凡事都尊重我们的选择。听说我们要回来做固原砖雕(魏氏砖雕),他们打心底里高兴,可父亲嘴上还是这样说:“是你们自愿回来的,以后不管发展得咋样,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可不能怨我呀!”

2016年初,我办完离职手续,怀着忐忑的心情回乡,加入了父母创立的隆德县魏氏砖雕艺术有限责任公司。其实,我的内心何尝不是复杂凌乱,一方面,家人团聚,让父母享受天伦之乐,这当然是做儿子的希望看到的;另一方面,村里的人,包括我的同学、朋友,说啥的都有。

“你看他肯定是在大城市混不下去了,才带着媳妇回来,要不谁愿意回乡下!”

“大学白上了吧。学的自动化,还是回来搞砖雕。”

更多的人不直接说,冷嘲热讽看热闹。刚回来的那段时间,我和妻子特别忙,经常赶文案忙到凌晨两三点,村里人看不到这些,有人议论说:“你看他媳妇也不干活,就在家里待着!”

大家的不认同和异样的眼光包围着我们,搅得我有时候也心里打鼓。能干好吗?能干成什么样?能不能把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传承好、发展好?砖雕这种手艺,与土打交道,又脏又累,也不能挣大钱;传承人的培养很难,100个人里可能只有一两个合适的,砖雕技艺传承发展的艰辛可想而知。

妻子是会计,回来后,她把父母公司2015年的账目全部梳理了一遍,发现账上只有不到2万元。当时公司有七八个工人,工人的工资每月都照常发放,所以其实公司是亏损的。但妻子乐观地说:“爸妈能坚持到现在很不容易,一般的小公司坚持3年不亏损就已经很好了,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和机会,咱以后好好干!”

拿出手的产品必须能“打”

农村的生活方式决定了工厂人员结构的不稳定。有人觉得养牛更赚钱就去养牛,不来上班了;有人家里孩子要进城读中学就要辞职过去陪读;农忙季节到了要收玉米、挖土豆,就没工夫搞砖雕生产了。

开始几年,我最怕的就是接单子赶上农忙,公司每天只有十几个人,大家只能倒替着来,今天一部分人去忙地里的事,明天另一部分人再去忙,地里和工厂两边都要照顾。由于人员短缺,公司无法及时交货,两年就丢了200多万元的单子。

我决定利用在大学所学的知识,对公司进行升级改造和一系列调整。我对父母说,要加强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的产业化生产,扩大规模、提高产量。父母非常支持。我们投入了新的机器设备,并对工厂原有的设备和电路系统进行改良,增加模具,使产量一下子提高了30%。

我和父母也曾在产品质量问题上发生过分歧。有一次,客户订购了房顶上的龙吻脊兽,第一批产品做出来后有轻微的裂纹,因为是安装在高处的房顶上,父母认为无伤大雅,但我就觉得还要再精细些。我说,客户一定会把产品先拿在手里看的,有的人不在乎,但一定也会有人在意,看到裂纹,客户体验必定打折扣,我们要发展,就要不断树立好的口碑,产品就要尽量完美。

意见不合僵持不下之时,我们把在场干活儿的师傅召集到一起投票决定,最终支持我的比较多,很多工人平时工作就很细致,他们都支持我的意见,父母也就同意了。后来我们达成了一致意见:我们的产品只要拿出去,针对各种客户一定都是能“打”的。

2018年6月,一个客户慕名找到我家里,要预订30多万元的砖雕。客户上午在工厂看了以后,就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其中包括做10件三四米长、一两米高的大型砖雕。当时正值农忙,只有三四个工人能拿得住这个活儿,其他人只能打打下手,工期上特别吃紧。父母有点不想接这单,觉得吃力不讨好。

中午,客人到我家的老院子里吃饭,母亲做了特色土豆面。边吃边谈间,我答应接订单,当时客户就预付了10万元定金。把客户送走,我妈就叨叨我:“你冷着哪!”(意为想得简单,不考虑实际情况就接单了。)

我和母亲说,人家大老远开车五六个小时到咱家来预订砖雕,哪怕利润少一点,多加几天班我也愿意接。

那一次,我们几个人加班加点全力以赴赶工,最终在规定的两个月内交货,客户很满意,建立信任关系后,客户又多次预订我们的砖雕,每次结算从不打白条拖欠款项。至今,客户对初次到我家吃的那碗面还印象深刻,说:“你妈在工厂里干完活,还要回去做饭,你们不容易啊,你妈做的面条是真香!”

就这样,我们的客户越来越多。随着近几年仿古建筑的兴起,民间建筑开始大量使用砖雕,市场需求不断增加,砖雕订单越来越多,公司效益逐年变好,产量和效益都翻倍增长。

今年效益又上新台阶

效益好了,工人的工资和生活水平也就随着提高了。我们带动了30多名村民就业、创业,13个建档贫困户脱贫,大家的工资每人每天在90元至300元不等。家族手艺变成了家乡人致富的新出口,看到村民的日子好起来,我们很欣慰。

其实父亲刚开始创立公司的时候,就已经特别注意关照村里的贫困户,他主动走访并劝他们学习砖雕,教他们通过掌握一门手艺解决生计问题。董淑珍是我们村的建档贫困户,她丈夫患病常年吃药,不能干重活,家里很困难,一家人的生活都指着她一人。之前,董淑珍打零工,活儿有一天没一天的,收入不高,也不稳定。学习砖雕后,她每年有两万多元的稳定收入,一家人的基本生活有了保障。有什么事情我们都会优先考虑她,干得好还有奖励。

我这一代赶上了好时代,国家政策好,给了我们很大的扶持。2017年8月,由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发展专项资金支持,投资800万元建设的2000平方米的“固原砖雕(魏氏砖雕)传承保护基地”正式落成。目前,公司里我的父亲是国家级传承人,母亲魏凤萍是自治区级传承人,我和高银燕是市级传承人,魏彦红、卜文光、卜志慧是县级传承人。我们积极与院校合作,共同研发新产品。父亲被隆德县职业中学聘为职业技术教授,固原砖雕(魏氏砖雕)技艺走进学校,教授学生砖雕手艺,传承队伍不断壮大。

我们还分阶段开展砖雕软雕工艺、硬雕工艺和陶艺等体验,把人留住的同时带动当地村民发展旅游业。固原砖雕(魏氏砖雕)传承保护基地因此获得了很多称号:自治区级文化产业示范户、宁夏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基地和自治区扶贫办命名的“精准脱贫、扶贫车间”。后来,固原砖雕(魏氏砖雕)传承保护基地又建立了“非遗扶贫车间”,实行“公司+农户+营销”的生产性保护模式,面向社会开展培训授艺活动,带动周边村民、留守妇女及残疾人在家门口就业。

2019年,我们研发出的合成砖雕工艺和软硬模具生产工艺同时投入生产,从根本上解决了手工砖雕生产周期长、产量低、成本高的难题。今年,我们又添置了一些砖瓦机器设备、车间监控及防雨设施,增加了新花型模具,共计投入100多万元。虽然今年遭遇了新冠肺炎疫情,但我们的效益仍然是直线上升的,利润有望突破300万元。

(实习记者 李荣坤 采访整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