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演艺>演艺资讯>

演艺资讯

翻拍,向经典致敬

2020-07-31    来源:检察日报     编辑:刘颖

《简·爱》被翻拍了至少18次,不包括如今风靡英伦的话剧版《简·爱》,话剧版的简·爱年龄偏大,但依然让人趋之若鹜;黑泽明的《七武士》一问世就好评如潮,同样被人翻拍了多次,每一次都把七武士拆解得七零八落;西班牙电影《看不见的客人》是最近被翻拍最多的电影,一次比一次拍得差劲,呈梯级下降趋势。中国电影人也有翻拍的计划,让我们拭目以待。

1847年10月,英国出版了一本作者为“柯勒·贝尔”的长篇小说《简·爱》,引起了轰动。其实,这是用男性作笔名的维多利亚时期的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作品。夏洛蒂·勃朗特的妹妹艾米莉创作了英国文学史上最奇特、最具震撼力的小说之一《呼啸山庄》,她还有另一位妹妹安妮著有《荒野庄园的房客》。三部作品几乎同时问世并举世轰动,“勃朗特三姐妹”一举成名。

一百年之后,《简·爱》演绎了另一个传奇。进入电影时代,《简·爱》是电影史上被翻拍最多的电影(电视)之一,曾18次被翻拍改编为影视剧。

翻拍的经典

直到2011年,21世纪的第一部《简·爱》翻拍版问世,有人预言或许这是最后一版。在此之前,有1910年默片“第一版”,有1944年好莱坞浪漫版,有1970年完美呈现简·爱精神的“独立版”,有1996年“阳光版”……每一次翻拍都以不同的风格、不同的侧面展现了简·爱这一经典人物的成长史和抗争史。这个成长于19世纪维多利亚时代愚昧的宗教环境中的年轻女性,见证了那个时代的禁锢之恶,但她依然保持着自己自由的心性,拒绝被黑暗吞噬。

电影翻拍是电影工业和艺术领域的特有现象。

1954年,电影大师黑泽明拍摄了他的代表作品之一《七武士》。故事背景设定在日本战国时代,一个山村面临着山贼的威胁,村中长老决定去请武士来保护村庄的安全。几经考虑后,曾经的武士勘兵卫与六名武士最终答应了村民的请求。七名武士信守诺言,以死相搏,最终帮助村民们击退了山贼,但也伤亡惨烈。电影最后,活着的三人久久站在已死的四人墓前,村民只是旁若无人、视若无睹地经过。

黑泽明以这部长达三个小时的电影,表达一种超越文化和国族界限的悲壮的生命观。

六年之后的1960年,好莱坞将这部日本武士片翻拍成了西部片《豪勇七蛟龙》。故事的地点改到了墨西哥的小村庄,村民们找来七个美国枪手帮忙对付强盗。七个枪手因为村民的出卖而被强盗缴械,为了报仇,他们杀回去将强盗一举歼灭。这部电影的人物行为动机直接明了,具有鲜明的好莱坞商业片风格。

《豪勇七蛟龙》之后,好莱坞在1966年拍摄了一部续集《七蛟龙归来》,算是翻拍的又一部“七武士”电影。故事以军阀统治的墨西哥村庄为背景,讲述革命分子找来七个枪手,帮助对抗军阀统治、解救村民的故事。对墨西哥历史不熟悉的观众,会对其军阀统治的残暴缺乏认知而感受不到电影的鞭笞力度,误以为这是一部天方夜谭。

1972年,《七武士》再次被翻拍,这一版本强化了主人公对个体身份的探讨,并将他置于道德困境之中:他拒绝了朋友阻止一帮墨西哥强盗的请求,直到他看到妻子和朋友惨遭杀戮……

1980年,基于七武士故事翻拍、改编的太空歌剧B级片《世纪争霸战》问世,讲述一群太空英雄为保护殖民星球,与侵略舰队一决生死的故事。影片的导演之一是“B级片圣手”罗杰·科曼,而这部电影最大的价值在于培养了詹姆斯·卡梅隆,当时他是科曼工作室的打工仔。卡梅隆由此结识了制片人盖尔·安妮·赫德,之后他们一起合作了《终结者》《异形》和《深渊》等片。

此后,中国香港版的《忠义群英》,美剧版《西部七侠》,古罗马版《神鬼七武士》等相继问世。翻版成败暂且不论,每一次翻拍都是向经典的致敬。后来者也许永远无法完成对大师的超越,但那种崇敬却是电影人不变的情愫。

成与败

翻拍电影数不胜数,我们最为熟知的翻拍电影之一无疑是《十二怒汉》,这方面的资料已经汗牛充栋,无需赘述。值得一提的是1991年日本版《12个温柔的日本人》,该版本将一个严肃的经典戏剧文本,改成了充满闹剧和戏谑意味的电影剧本。陪审团制度和法律精神在这里显得并不重要,“怒汉”也变成“温柔的日本人”,创作者借此毫不隐讳地讽刺自己的国民。

这一版本的电影中讨论的案情是,一个20出头年轻貌美的女孩与酗酒无业的前夫在路边发生了争执,一辆卡车开过将前夫撞死,目击者和法官就女孩是否故意推倒丈夫意见不一,三女九男组成的陪审团,就此案进行讨论。日版在剧情上的一个重大改动是,将舆情风向从原版的“有罪-无罪”改编为“无罪-有罪-无罪”,虽然最终结果没有改变,但对案件真相的理解深度被进一步挖掘。

2016年,被称为“现象级作品”的西班牙电影《看不见的客人》问世,而这部电影也引来了一波翻拍潮。《看不见的客人》的情节推进依赖于一场对话,这场对话贯穿始终。影片中的艾德里安事业有成,家中有美丽贤惠的妻子和活泼可爱的女儿,事业家庭双丰收的他是旁人羡慕的对象,然而,他长久以来与女摄影师劳拉保持着情人关系。艾德里安和劳拉驾车撞死了一位名叫丹尼尔的年轻人,为了掩盖罪行,两人将丹尼尔以及他的车一起沉入湖底……

2018年,意大利导演斯蒂法诺·摩尔蒂尼将《看不见的客人》翻拍成电影《死无对证》,影片讲述了相似的故事:一位优秀的企业家有着让人称羡的妻子与女儿,还有一名美丽情妇,他因谋杀罪嫌疑而不得不尽快借助于一名优秀的律师为自己进行有力的辩护。《死无对证》在情节设置上几乎与《看不见的客人》一模一样,却获得了众多拥趸,这不能不说是观影史上的一个奇观。

此后,印度翻拍版《复仇》问世,从此之后翻拍版《看不见的客人》口碑急转直下,但中国版和韩国版的翻版计划也见诸报端。

翻拍作为电影业中一个常见现象,既有成功,也有失败。韩国电影《毒战》就翻拍自中国同名电影《毒战》,不过,影片彻底去掉了杜琪峰独特的视觉美学风格,而变成了一部从头打到尾的平庸之作。美国电影《无间道风云》翻拍自中国电影经典《无间道》,这次翻拍被美国观众所认同,但大华人区观众却嗤之以鼻——华人世界的江湖道义、兄弟情仇,“无间道”这个名字巨大的背景和隐喻,都是北美观众无法理喻的。由约翰尼·德普、安吉丽娜·朱莉主演的《致命伴旅》翻拍自苏菲·玛索主演的《逃之夭夭》,翻拍片的故事大体脉络和原作相比几乎没什么变化,但却完全缺乏《逃之夭夭》的悬疑感……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翻拍片这种移植方式,最大的难题在于本土化改造,翻拍别国优秀影片,很容易走向两个极端:要不是抓不住原作的精髓,拍走了形,失去了原作的韵味;要不就是对原作亦步亦趋,毫无新意。《致命伴旅》从整体上来说,属于后者。

据公开见诸报端的报道,近年来出现在中国院线的翻拍片就有《我的新野蛮女友》《新娘大作战》《麻烦家族》《嫌疑人X的献身》等,剧情片、犯罪片、悬疑片、爱情片应有尽有,然而,一个惨痛的事实却是,上述绝大多数翻拍片均背负着惨痛的骂名。

即便如1944年的《简·爱》也有让人如鲠在喉的地方。这部影片由好莱坞女神级的影星琼·芳登主演,而《简·爱》最著名的台词是:“如果上帝赐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使你难于离开我,就像现在我难于离开你一样。上帝没有这么做,但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让观众睁大眼睛相信琼·芳登“相貌平平”,这已经消解了原著的精髓。不过原著中的人设确实很给当时的电影人出难题:男主人公中年、不帅,女主人公矮小、不美,这样的片子拍出来会不会有人看?

翻拍红线

在翻拍的世界,有太多的经典,也留下太多的槽点。翻拍不适合没有权利意识的电影人进行操作,更不能以翻拍为噱头谋取票房利益。

2014年9月19日公映的影片《枉死楼之诡八楼》,制作方在该片海报及其他推广活动中称该片“翻拍1989年禁映恐怖电影《黑楼孤魂》”,并在宣传中称“改编自‘黑楼孤魂’事件破禁公映,《诡八楼》取材自流传很广的‘黑楼孤魂’恐怖事件,将因为放映之时吓死观众的1989年被禁映恐怖片《黑楼孤魂》重新搬上大银幕。据悉,此次翻拍,不仅借鉴了89版《黑楼孤魂》中的种种恐怖惊悚元素,更把人性的种种欲念锁进其中”。为此,《黑楼孤魂》编剧以影片《枉死楼之诡八楼》的制作方、发行方、宣传媒体的宣传行为侵害其合法权益,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规定的虚假宣传为由,诉至法院。

法院经庭审认为:影片《枉死楼之诡八楼》的相关宣传已构成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且该虚假宣传行为与影片《黑楼孤魂》编剧具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情况下,影片《枉死楼之诡八楼》的制作方、发行方在本案中对影片《枉死楼之诡八楼》实施的虚假宣传已给《黑楼孤魂》编剧造成了一定的损害。为此,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9条第1款、第20条,《民法通则》第130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影片《枉死楼之诡八楼》的制作方、发行方于搜狐网首页持续四十八小时发布声明,为影片《黑楼孤魂》编剧消除影响;二、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影片《枉死楼之诡八楼》的制作方、发行方共同向影片《黑楼孤魂》编剧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

所谓“翻拍”,通俗理解,就是把别人拍过的作品进行重新创作,重拍成自己的作品。有法律人士认为,从法律层面来说,翻拍行为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改编行为。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改编他人著作权保护期内的作品需要取得改编权授权,否则,擅自改编则构成侵权。既然翻拍构成改编,如果翻拍的影视剧有对应的原著,且原著尚未进入公共领域,翻拍者毫无疑问需要获得原著作者的改编权授权。

翻拍后的电影本身也具有版权,电影和剧本的著作权不需要申请,从电影和剧本产生之日起即享有著作权。此时该电影和剧本是基于原作品的改编而成,称为演绎作品。演绎作品是基于原作者作品,但在原作品的基础上又有新的创造性,构成了新的作品。

如果翻拍使用了翻拍者的独创表达元素,该元素在原著中没有,这种情况下也需要得到原电影权利人的授权。

如何把握翻拍中改编的“度”,对翻拍者而言也是一个考验。翻拍者为最大程度上规避被诉风险,要么在授权协议中明确协调好“改编权”与“保护作品完整权”之间的关系,要么在翻拍过程中把握好改编的“度”,不要胡乱进行改编,一则可以避免被诉,二则可以避免被影迷唾骂。尤其对经典影视作品,不能轻易“戏说”与颠覆。这不仅是一种法律素养和艺术素养,更是不可或缺的人格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