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工艺美术>工美资讯>

工美资讯

后疫情时代香港艺术品春拍的别样表情

2020-07-30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编辑:邱娟

西沐

香港艺术品市场,特别是艺术品拍卖市场在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过程中占有非常重要、非常独特的地位,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改革开放以来,很长一段时间,香港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可以说是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一个风向标。

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迅速发展,特别是艺术品市场的规模不断拓展,艺术品拍卖市场有了很大的发展进步,香港艺术品市场成为了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桥头堡。同时,我们还会看到,中国艺术品市场在世界艺术品市场发展过程中的地位不断提升,越来越成为世界艺术品市场最为重要的一极,甚或是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香港艺术品市场还将继续作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窗口。从风向标、桥头堡到窗口,既反映出国际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变化,也反映出了香港艺术品市场在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过程中战略地位的变迁,背景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快速发展的匆匆步伐。

今年,在中国艺术品市场进行结构化调整进入新常态之际,遭遇了世界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确面临一场结构性崩塌与重构的危机与机遇,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走向何方?这是所有关注中国艺术品市场者都面临的一个难题,也是为什么后疫情时代香港艺术品春拍传递出的一些信息这么受人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后疫情时代香港艺术品春拍有五大看点

日前,经过一周的紧张工作,香港苏富比、佳士得等重要艺术品拍卖企业,终于完成了因疫情影响被一拖再拖的香港艺术品春拍,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苏富比、佳士得、富艺斯、香港保利四家拍卖行共取得54.64亿港元的总成交额,8件过亿港元成交。这次拍卖可以说释放出了很多重磅信息,可供我们研判。

1.场景融合使得人气氛围火热。

香港的这次春拍可以用史无前例来形容,主要是拍卖场景融合转换而带来的高人气。由于很多藏家因为疫情的原因出行受限而无法到达拍场现场,现场更多地是通过视频直播、电话竞拍来进行举牌,这种场景的融合转换并没有让拍卖现场不适,而是激发出了热闹而又积极的参与气氛。

值得关注的是,佳士得全球联拍,超过十万人在线见证,31国买家同时在线竞投,开创了拍卖史上的先河。这种场景融合的推动力是新科技融合发展与国际化的平台整合能力。

2.现当代艺术板块热度高,特别是常玉作品制造了一个传奇。

现当代艺术板块一直是香港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重要看点。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市场,现当代艺术板块争相创造新拍卖纪录。除了几位不多的熟悉面孔,如在世最贵的艺术家大卫·霍克尼《三十朵向日葵》首登亚洲拍场,以1.14827亿港元成交,创造了在亚洲的最高价拍卖纪录;朱德群《自然颂》首次进入亿港元阶梯;赵无极稳居亿港元拍品阵列之外,常玉作品制造了一个新的传奇,成为香港艺术品春拍的焦点: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历经20多次叫价,最终2.583亿港元成交,仅次于去年以3亿港元成交的《五裸女》,是今年香港春拍最贵拍品;其另一件作品《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也以1.91亿港元成交,与15年前相比,其价格上涨了24倍。

3.中国古代、近代拍品低沉。

中国古代及近代拍品一直是香港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重头戏,然而今年,与现当代艺术品拍场的热度相比,古代、近代艺术品拍场的表现不活跃,甚至有些“死气沉沉”。

据报道,7月11日下午,香港苏富比举行中国艺术珍品专拍,拍卖的结果并不理想,其中,三件乾隆玉玺,一件流拍,一件撤拍,还有一件未能达到估价;让人叹息的是同样的情况又出现在佳士得:罗振玉旧藏董其昌《五岳图》和张大千《东湖瑞翠》流拍。在古代书画专场,王翚《江山无尽图》是唯一一件过千万港元的成交拍品。今年古董珍玩中备受瞩目的迦纳爵士旧藏清乾隆时期“玲珑夹层瓶”,最终以7040万港元成交,成为领衔本次香港春拍的古董。只是这件拍品与2018年一件类似的“玲珑尊”的成交价格相比,只有后者的一半,业界感慨“古代艺术品遇上了寒冬”。

4.国际化发展的特色。

国际化是香港艺术品市场的基本底色。此次香港艺术品春拍,更是国际化格局中的一抹亮色。特别是佳士得率先尝试现当代艺术品的全球四地“同步拍”,香港、巴黎、伦敦、纽约四大主场接力,吸引了全球藏家的目光,被大家誉为“拍卖界的世界杯”。全球四地“同步拍”让佳士得在今年的春拍上不仅仅是赚足了眼球,更是收获了29.5亿港元的骄人战绩。如果连同香港现当代晚拍的6亿多港元成果,一夜揽金超35亿港元,更是创造了2020年艺术市场的一个超级之夜,这也是艺术品市场国际化发展的狂欢之夜,更反映出香港艺术品市场在国际艺术品市场格局中的重要战略地位。

5.资本需要审美文化的场景。

香港艺术品市场既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桥头堡,又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国际化的重要舞台,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市场反映出来的最为重要的线索就是:中国概念+国际艺术品资本的趣味在深刻地融合。

中国概念在艺术品市场中最为重要的表现就是审美的文化立场与消费能力。香港艺术品春拍的表情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概念的一些变化:一是审美文化立场的不断回归,但仅仅是一种开始,还需要从精神层面进一步实现回归;二是消费能力在崛起,表现在新的消费能力在成长,本次古代、近代拍品低沉现象,除了“无接触”拍卖方式的现场体验与鉴赏缺失的障碍以外,说明新生的消费力量迅速成长,消费力量也在快速转型。在这个过程中,国际艺术品资本的趣味就是顺势建构新的审美文化的场景,在于无声息中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二、五大看点折射出五大表情

香港艺术品春拍市场释放的信息之所以被高度关注,是因为它代表了一种开始,一种在充满顾虑又不确定中的一种开始,这种非常不容易的开始,会不断影响中国艺术品市场,甚至是世界艺术品市场发展的趋势,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要看到这些信息与市场底层结构间的一些互动关系。

1.信心晃动需要寻找新的参照系。

我们经常说,艺术品市场是一个信心市场。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规模的不断拓展、结构的不断丰富,在世界艺术品市场的地位不断提升,市场信心聚拢的基础与能力也不断增强,香港艺术品市场的地位不断地由风向标走向了桥头堡,这反映出了中国艺术品市场格局的变化,也显现了世界艺术品市场格局的变迁。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对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市场如此关注?如此依赖?关键还是由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底层结构对市场信心的影响决定的。

近几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了新的常态,今年又遭遇了世界范围内的疫情,新常态的进入与疫情的叠加影响,可以说正在改变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底层结构与发展的格局,不可认知、不可控因素迅速增多,市场的不确定因素喷发式地出现,导致市场的信心散失严重,市场信心出现了较为严重的晃动,后疫情时代中国艺术品市场何去何从成为业界一个普遍的问题。

这个时候,市场需要寻找新的参照系来恢复市场发展的定力。人们就很自然地把目光投向了原来一直是中国艺术品市场风向标的香港艺术品拍卖市场,市场信心聚拢的时候,我们知道自己走在康庄大道上,但市场在迷乱的时刻,惊慌失措的我们发现自己仍然缺乏市场定力,需要外界的确认与示范,需要灯塔。

可以说,香港艺术品春拍市场所展现的场景与信息,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在后疫情时代的一碗壮行之酒,是在低迷与纷乱的市场看到的一条市场创新前行的斑驳小道。

2.避险掐尖与审美文化的取向。

在市场不确定性增多的情况下,市场的避险情绪就会产生,特别是对艺术品市场这样的信心市场来说更是如此。

在通常情况下,艺术品市场避险往往会伴随产生两个重要行为:一个是掐尖;另一个是惜售。产生这两种行为的关键是资本的审美文化的取向,也就是审美的文化立场,建立审美文化的取向靠得不是一个人或者是一个组织,而是价值发现平台。

价值发现平台的建构靠得是价值发现的利益共同体,其中,艺术品资本是最为活跃的因素。事实上,艺术品资本市场一直存在国际艺术品资本与中国艺术品资本的融合问题,其实,融合本身是一种竞合关系,是一种博弈,不同的优势会产生不同的审美文化的取向。在当下市场流动性丰富,而如之匹配的优质资产缺乏,可以说是资产配置市场的大势,对艺术品市场来讲,更是如此。

所以,我们看到了香港艺术品春拍市场的不俗表现,是在全球经济不确定的时刻,艺术品优质资产再次凸显了资产投资属性和避险属性的完美统一。香港艺术品春拍市场在避险过程中的掐尖行为是后疫情时代的重要动作。

可以说,掐尖现象是艺术品资本市场避险情绪总爆发,近几年不断积累与形成的惜售现象就可能更多地被解读为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对藏品投资价值新预期情绪的蔓延。这种惜售情绪的蔓延,其本质是在投资资本的追逐下,具有经典价值的藏品价值的评判已经被置于一个新的平台,这个平台更多地是依靠资本搭建的发现平台,而不是仅仅依靠藏家搭建的平台。我们认为,这是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传递的、需要我们认真对待的重要信息。

3.闻到了海外艺术品资本的味道。

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传递出三个关键词:常玉作品的高热度、中国概念、新消费力量,其实,这三个关键词,都需要一个隐性力量的支撑,那就是艺术品资本。

艺术品资本是一个动态的存在,它的力量的形成是多维力量方向整合的结果。事实上,在中国艺术品市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一直是国际艺术品资本与本土艺术品资本不断较量、不断博弈的过程。随着中国国运的走强,中国概念及中国艺术品资本市场不断发展,出现了中国本土艺术品资本驱逐国际艺术品资本不断夺取话语权的过程,这是本土艺术品资本的觉醒。

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中的资本融合与博弈,我们认为是国际艺术品资本在主导,但是在新的形势下,包装了自己的文化立场,希望的是在自己的话语语境下,中国本土艺术品资本能够认同,最终实现能够接单。这可能就是接下来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需要特别关注的一个重要看点。

4.新科技融合与国际化是后疫情时代艺术品市场行情的腮红。

新科技融合与国际化是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的两个重要推动力。市场新常态与疫情的世界化发展,使得人们对今年的艺术品市场普遍不看好,相对于拍卖市场来讲,拍卖参与者的人气及拍卖成交额也处于被低估状态。

但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的火热,打破了人们的认知,不仅人气高,参与积极,更重要的是拍卖取得了很高的成交额,现当代艺术品的成交几乎可以用火热来形容。如果我们不去分析更加底层的市场原因,这个现象的形成,不外乎就是新科技融合与国际化的推动。所以,从市场现象层面来讲,后疫情时代的市场发展,新科技融合与国际化是取得市场效应的腮红。

5.“挤出”“激发”效应的叠加效应。

后疫情时代,中国艺术品市场面临“挤出”“激发”效应的叠加能不能出现?这是今年香港艺术品拍卖后人们普遍有的一个疑问。

中国艺术品市场分化加剧,市场二元化结构正在快速形成的过程中,随着消费结构的快速转型,中国艺术品消费市场正在迅速崛起。同时,随着艺术品市场结构的转型,投资资产市场也在迅速成长,由于消费市场与资产投资市场的不同价值取向,使得当下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形成二元化结构。

在以下三大动力的推动下,这种二元化结构正在走向深化:一是我国文化艺术消费的崛起;二是艺术品作为优质资产的“挤出”效应;三是全球性的艺术品市场“激发效应”再次可能出现。大家可能还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艺术品市场的表现记忆犹新。

当下,我们又一次面对新的危机所可能带来的“激发”效应:一是我们仍然面对世界金融危机的困境,目前世界金融市场的稳定性非常脆弱,很多问题的出现都会重燃导火索,事实上,全球金融已经处于十分危险的境遇;二是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发展不确定因素暴增,发展动力不足,发展乏力;三是新冠肺炎疫情为经济发展及社会政治导入不稳定发展的可能。

但我们需要明白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与新冠肺炎疫情带给市场的并不是同样的东西:无论从发生的背景、影响机制、发展效应等各不相同。所以简单地类推是靠不住的。究竟后疫情时代会不会出现新的“挤出”“激发”效应?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告诉我们,主要还是看市场发展的基本面及市场创新需求的发展变化。当然,中国艺术品市场信心的恢复聚拢还是关键。

三、后疫情时代中国艺术品市场进程不断明晰

今年香港艺术品春拍使我们认识到,艺术品市场研究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与此相对应,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转型发展不可避免,认清后疫情时代中国艺术品市场进程,对进一步探索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未来发展及其战略格局意义深远。

1.面对市场的融合发展。市场融合发展是后疫情时代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重要路径。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资本融合。二是业务融合。拍卖业不断建构综合服务平台,提供综合性的金融或者知识教育服务(保利的金融服务、嘉德建立艺术中心进行知识教育服务等,都是重要表现),其目的是应对七大挑战:第一,经济发展大环境不稳定,艺术品市场规模下滑,市场信心分散动摇;第二,市场处于礼品市场向投资市场转型中,投资市场发育缓慢,拍卖规模持续萎缩的态势延续;第三,市场创新过程中的投机意识严重,退出机制建设滞后,市场面临更多的压力与风险;第四,拍卖企业面临投资市场规模提升、“互联网+”创新模式的应用发展快、国际化竞争越来越剧烈、收藏群体年轻化趋势、拍卖资源的区域化聚集态势等新情况,积极转型的任务急、压力大;第五,拍品征集及交割困难依然存在,并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第六,综合服务及其手段滞后,特别是金融服务滞后明显;第七,对艺术品市场规律认知不足,把控能力弱,市场预期管理滞后等等。资本介入与跨界融合,有利于破解这些难题与挑战。三是新科技融合发展带来的市场创新发展。

2.发现市场发展的主线。后疫情时代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高度敏感而又复杂的格局:一是国内外经济社会大环境不稳定,对中国艺术品市场所造成的影响;二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周期性轮续发展所造成的影响;三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底层结构性变化与转型的深刻影响;四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内在进程的进化发展的重要影响;五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动力机制正在重塑过程中的影响。认知应对这个复杂的局面需要正视一个背景,一条主线:一个背景是新常态、新时期、互联网+、国际化及资产化;一条主线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主线:商品化、资产化、证券化(大众化)。

3.建构市场的价值发现平台。后疫情时代中国艺术品市场最为迫切的是要建构新的价值发现平台。新的价值发现平台与中国艺术品市场生态的建构与发展是相辅相成的,新的价值发现平台的出现是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新常态的一个重要的发展取向。新的价值发现平台的建构不可能是孤立的,在新的时期,它需要中国艺术品市场生态的支撑。一是新的价值发现平台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价值发现能力是相互适配的;二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生态的建构需要建立在中国艺术品市场较为系统与完善的支撑服务体系上;三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生态的建构需要价值文化与文化环境的培育与支持。

4.市场多重叠加结构的形成。后疫情时代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多重叠加的结构市场状态。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新常态,后疫情时代下行压力很大,在分析研究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过程中,我们特别需要的是要把周期性问题和结构性、体制性的问题相区别,不能把周期性的问题当做结构性的问题和体制性问题,也不能把结构性的问题和体制性的问题当做周期性的问题,或混同于周期性的问题,这就需要告别惯性思维。

因此,中国艺术品市场在发展的过程中,就需要分清哪些是周期性因素?哪些是结构性因素?哪些是市场进程性因素?哪些是体制性因素?哪些是市场行情性因素?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研究分析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内在规律,正确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作者西沐系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特约专家、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