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艺术产业>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尹瘦石的草原岁月

2020-07-29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马明宸    编辑:黄丽

踏破九州烟 尹瘦石

20世纪的中国画坛上,以画马闻名的艺术家除了徐悲鸿之外,在京华画坛还有另外一家,那就是尹瘦石。相比之下,徐先生画马的影响主要集中在20世纪前半期,尹瘦石先生的画风形成以及产生影响则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以及新时期,两家的艺术在风格情调层面各呈异彩,可堪媲美。

尹瘦石曾任北京画院副院长,后又任职北京美协主席、中国书协常务理事乃至中国文联副主席等职务。在个人的艺术成就上面,尹瘦石画马能够自成一家、自为一体,这与他的草原生活有着难以割舍的渊源关系,尹瘦石曾经在内蒙古生活了11年。这成为他艺术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时期,可以说正是这段岁月才成就了尹瘦石先生的牧马题材绘画艺术。同时尹瘦石在草原岁月还做了很多具有开创意义的美术行政工作,他成为内蒙古自治区新中国成立之后美术事业发展的奠基人之一。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尹瘦石流寓西南地区,与民主人士柳亚子、沈钧儒、何香凝等交往,创作了激励抗战救亡的作品,如《流亡图》 《正气歌画意》 《瞿、张两公殉国史画》等等,后又结识了中共革命领袖毛泽东、周恩来,逐渐进入到中国共产党的革命阵营中来。1946年,在周恩来亲自安排下,尹瘦石被护送到晋察冀解放区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美术系任教。这个时期尹瘦石的艺术创作主要是以人物画为主,宣传抗战救亡的时代主题。

1947年,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个省级民族区域自治地区——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尹瘦石应邀到内蒙古协助开展自治区的文艺工作,就这样,尹瘦石从华北地区进入了内蒙古大草原。可以说是新中国革命和建设工作的需要,使尹瘦石来到了内蒙古,这对他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但是尹瘦石一下子便全身心地融入了这里的生活,他相继参与筹建了《内蒙古画报》社、内蒙古文联和内蒙古美协等文艺机构,致力于草原美术事业的发展,并且一住就是十一载,这就是他的草原情结。

1948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决定成立《内蒙古画报》社,这个任务就交给了尹瘦石来负责。当时还面临着经费紧张、人员有限、没有机器设备等种种困难,画报社需要组织稿件、编辑设计以及到外地联系印刷,印刷工作是由尹瘦石亲自带书稿去齐齐哈尔做的。他还亲自操作机器做印制劳动,艰难困苦可想而知。但是这份画报发刊之后反响良好,深受自治区群众的喜爱,极大地丰富了少数民族地区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对于促进内蒙古的美术建设、文化发展乃至整个社会进步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画报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凝聚人心、稳定局势,作为一个重要的舆论武器发挥了很大的政治作用。

新中国成立之后,尹瘦石又参与了内蒙古自治区文联的筹建工作,继续致力于自治区文艺事业的发展。1956年中国美协内蒙古分会成立,尹瘦石以其影响力和社会贡献,当选为自治区第一任美协主席。尹瘦石主持美协工作期间,注意发现新人,分析研究地域美术发展的形势和方向,致力于草原画派的发展大计。在行政工作之余,尹瘦石带头用绘画来表现民族地区的草原生活,他开始转换题材和主题,画大草原、奔马和牧民,以此来表现民族地区的社会建设。这个时期尹瘦石相继创作了《劳模会见云主席》《内蒙古人民欢庆国庆》等作品。1953年尹瘦石创作的《套马》发表于《新观察》 ,此后他便逐渐专注于画牧马、奔马等题材,他自己的艺术事业也在这个时期、这种题材上获得了重要的升华。

1957年尹瘦石离开了内蒙古,但奔马题材仍然是他艺术创作的主打方向,并且也逐渐成为了他艺术面貌的主导品牌: 1963年尹瘦石创作《群马图》 《风雪慰亲人》 《晓林牧马》 ; 1973年重返草原再创作《草原轻骑》 ; 1974年与韦江凡合作,为北京饭店绘制《草原儿女》等等。上世纪八十年代,首都地区各处的重要会所场馆等公共设施的陈列画以表现少数民族生活为题材的绘画盛极一时,尹瘦石的奔马题材绘画创作又掀起了一个高潮,他又画了《饮马长城》 《漠南春色》等一批作品。这个时期尹瘦石以其奔马题材绘画驰誉新时期画坛,他笔下的奔马形象也得到业界的普遍认可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这奠定了他在20世纪美术史上的地位。

奔马题材还是尹瘦石艺术系列里最精彩和最动人的部分,是他艺术百花园中最耀眼的华章。尹瘦石笔下的奔马形象,造型准确、生动传神。尹瘦石所生活的时代,中国画坛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传统笔墨与西画体积结构相结合的关系处理问题,这是那个时代的画家所面临的时代课题。尹瘦石笔下的奔马在处理这种转换关系之间有他自己的创造性,他把大块用墨与马的身体结构融合关系处理得非常成功,协调得也非常融洽,既彰显了中国画的笔墨神韵,同时也把西画的体积结构自然地揉进去。不太过于强调体积以致破坏中国画本身的平面性,否则就会失去中国画的特质,同时又增加了西画体积结构的分量感和厚重感,尹瘦石在这个问题上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处理得恰到好处。所以他笔下的奔马创造出了既不同于徐悲鸿、也与黄胄笔下的奔马稍有异样的另外一种格调。

此外,尹瘦石的奔马画还有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他往往给奔马形象增加背景,如牧民、雁阵、长城、塞外等等,这增加了作品的场景感、现实感和整体感,使他的奔马形象背后还有更加深厚的草原气息和边陲情调,就像草原上微微吹拂的清风,飘荡着蓝天白云和青草的气息,并且这也把奔马的精神气质外化为一种更加形而上的艺术境界。这是因为尹瘦石曾经深入到草原深处,亲身体验过草原的牧民生活,这种生活体验使他的奔马题材绘画洋溢着浓郁的边陲生活气息。在一些作品中,这种场景感又升华为一种苍茫辽阔的时空感,触发一种情思与哲思,引人去回味一种岁月、品味一种情怀,这就是尹瘦石草原情结的形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