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工艺美术>工美资讯>

工美资讯

传统非遗与现代潮流的碰撞——佛山铜凿剪纸

2019-11-06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邱娟

扬尾欲游的金鱼、花间窥视的豹子、闪烁光泽的铜箔、斑斓艳丽的色彩……走进佛山市民间艺术研究社展厅,一幅幅很有视觉冲击力的作品映入眼帘,这正是全国独一无二的佛山铜凿剪纸。这门技艺从未失传,如今已摇身一变,以崭新姿态入驻市场。佛山铜凿剪纸究竟有怎样的魅力?如今又有怎样的机遇焕发新生机?记者带你探寻背后的故事。

历史悠久 敲凿上色工艺复杂

“佛山铜凿剪纸是全世界独有的。”在生产工作室内,佛山市民间艺术研究社设计总监陈健珊介绍起铜凿剪纸的历史,“它最初是民间用来祈福的装饰,原来是不镂空的,后来才和剪纸联系在一起。”佛山铜凿剪纸,是佛山剪纸巧借佛山的金属制箔业传统工艺和铜凿金花民间手工艺形成的技艺。民俗专家梁诗裕曾在相关报道中表示,南宋末期铜箔出现在佛山,经过时间的发酵,佛山铜凿剪纸的技艺最终在明代形成。

资料记载,铜凿剪纸以金碧辉煌的铜箔为原料,用铜凿反复敲凿成图,并以矿物质颜料填写图案着色而成。

“整个流程就和画画差不多,只是多了打肌理和剪的过程。”陈健珊讲述了铜凿剪纸作品制作流程,“一开始是绘画,把设计师心中想呈现的图案设计出来,得到原稿以后上色,通过电脑绘图更精准地呈现画面,再把两样图稿交给剪纸师傅。他们用从小到大的珠凿在铜片上敲打成不同的线条、肌理,然后把它刻出来,变成没有底色的铜凿剪纸,最后就是上色的工艺。”

“上色是铜凿剪纸制作过程中最难的工艺手段。”陈健珊以作品《斗舞》为例,这是一条展尾旋游的金鱼,鱼鳞斑斓,色彩绚丽,层层渐变,细腻至极。“这条鱼不大,但是颜色渐变度很高,要如实还原每一个鳞片的渐变、每条线条的走向,还是挺累的。”她笑称这应该是师傅们做得最辛苦的一个作品,因为第一个版本不是很满意,后来还重新做了一个版本,让金鱼的颜色更加层次多变、丰满。

陈健珊还向记者展示正在制作的一幅作品,“这是我们现在做得最大的铜凿剪纸,重要部位是我来处理的。你看它的材料非常薄,又是光面,涂颜色上去很辛苦,要很多层慢慢地晕染。”她笑言,“它为什么卖这么贵,就是因为工艺有难度。”

在传承基础上 稳中求变

上色固然不容易,但对于设计师来说,作品的构思才是最难的,怎么贴合市场需要,怎样在工艺或设计上最大限度体现铜凿剪纸的特色以区别其他剪纸。在制作过程中,设计师必须思考线条的走珠效果和颜色运用,比如铜凿剪纸的铜片本身就有颜色,在用色方面要区别开来;比如采用纯度较高的颜色达到艳丽的效果;比如在细节上做到极致,这样剪纸师傅就可以少修改一些,但有些地方又不能过于细致,珠凿的大小会有限度,所以必须在工艺可行的范畴内去绘画,有些特别细腻的区域也会简化。

在构思作品时,设计师会贴合市场构思一些寓意较好的题材,偏好“线条唯美、效果纯粹”的图案,陈健珊说:“希望观赏者一眼就被图形吸引,比如金鱼图案纯粹简单,但细看会被优美的线条、靓丽的颜色、精细的工艺所吸引。”作品《山野豹踪》是特别吸引人的作品,金钱豹在美艳的花丛中探头窥视,铜片的色泽与高纯度的鲜花相互辉映,十分抢眼,“豹子本身的颜色和铜片相关,所以在创作过程中我可以留下很多创作空间在铜片上面,让更多人知道这是铜凿剪纸,而不仅仅是一张画。”她说。

如今图案设计其实和传统铜凿剪纸有不少区别,“原来作品有很多繁琐的元素,要说的故事很多,场面很宏大,如今风格则较为简约,偏向纯粹的话题,一条鱼就纯粹做一条鱼,让它的感觉更直观,表现手法在原来基础上更现代一点。”设计师还将一些作品的装裱做出更符合现代审美的改造,“原来的装裱比较杂乱,现在我们把它变成纯黑框,可以最大限度地展现作品颜色和细腻度,让视觉更纯粹。”

重新创作的作品也有新思路,比如“宝瓶”系列。一开始陈健珊没有任何思路,直到有一天在车间看着师傅们制作“宝瓶”,还未上色的底样让她灵光一闪,觉得或许可以将它们变成青花瓷的模样,于是从颜色和装裱把原来的作品重新调配了一下,使颜色更清淡素雅一些,做成了“青花瓷”系列。

“因为铜凿剪纸的受众年龄层偏高,要走潮流路线得用另外的思维去做。我们必须先做好本来产品的底蕴,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大力去往外推,让更多年轻人认识这个艺术,然后再慢慢和本土更多一些新锐设计师去合作。”陈健珊认为,现在还不能走得太“跳脱”,“艺术社1956年成立,有辉煌的历史,我们刚刚接手不能一下子就改造出很多新锐产品,因为不适合铜凿剪纸原来的气质。所以我们目前走稳中求异的路子,偏向寓意好、唯美、具有佛山底蕴、岭南文化和古韵的产品。”

与本土潮牌联名 打造新文创

而今年,艺术社和本土原创潮牌HEA的合作,正是其将铜凿剪纸与现代潮流相“嫁接”的初步探索,“算是挺大的突破,我们通过这样的推广也达到了很大的社会效益。”陈健珊对此次合作效果表示欣慰。传承醒狮文化的HEA与传承铜凿剪纸工艺的艺术社碰撞相融,既是巧合也是必然。“今年1月份,HEA开设的龙狮文创馆在岭南天地开馆,这是一个纯公益性质的展览馆,我送了一张纯色的狮头剪纸过去作为开馆礼,他们的老板觉得很有意思,过来拜访我们,一来二去就展开合作,产生一系列文创产品。”此次合作,由HEA设计师设计出狮头样式的设计稿,再由艺术社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们进行制作,做完的底版都是由纯人工一笔一笔上色,图案越复杂工时越长、售价越高。

HEA品牌设计部主设计余骏辉向记者表示,“设计的图案一般都是与品牌的服装图案有关并特别挑选有意义的图案和剪纸结合,比如熊猫、凤凰、鹤,用现代的手法把这些传统文化元素表现出来。”余骏辉以HEA的狮头形象向记者举例,传统狮头形象被戴上了一顶棒球帽,“痞劲儿”十足,耳环、铃铛等饰物的点缀瞬间拉近其与现代年轻人的距离。

这一系列以现代手段表达传统元素的文创产品市场反响如何?HEA品牌设计部负责设计的毛婉君表示,“目前,龙狮文创馆中的产品包括剪纸销售情况挺好,尤其周末、节假日,人流量巨大,销售量会更高。我们还邀请非遗传承人到现场展演,整个活动环节立体,推广空间很大。”记者了解到,不同消费者偏好不同,小孩子喜欢小狮头小鼓这类可爱有趣的,青少年喜欢包包,二三十岁年轻人喜欢陶瓷类产品,而剪纸类产品的购买者年龄层一般三十岁往上。

那么,铜凿剪纸工艺是否会融入HEA潮牌的“老本行”服装设计当中呢?设计师表示,会慢慢思考,但是融到服装上面会有难度,因为铜凿剪纸无法进行洗涤。毛婉君则另辟角度向记者介绍,“我们在设计服装上的图案时,也会针对性地融入铜凿剪纸的元素,让狮头设计从视觉上看更像剪纸的形式。”

设计师告诉记者,现在与HEA的合作是在狮头IP的基础上不断变化,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现在才走出第一步,还在探索市场的过程,未来可能会有更多脑洞大开的作品。”

传承推广离不开 年轻目光的“注视”

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铜凿剪纸哪怕是经过了创新加工的产品,受众年龄层都往往集中在三十岁往上,对于“90后”尤其是“95后”的吸引力仍有待提高。但记者了解到,铜凿剪纸此类非遗技艺的传承推广,来自年轻人的“注视”非常重要。

“现在,我们的设计部里,好的铜凿师傅不多,在佛山能够做铜凿工艺的师傅也不多。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的推广,提高市场认识,让更多年轻人去继承这一工艺。一个大的生产链的活化,必须得这么做。”陈健珊向记者表示。

为提高年轻人对铜凿剪纸的关注度,佛山市民间艺术研究社做了不少探索。据介绍,今年艺术社与设计平台洛可可联手举办了一个剪纸大赛,吸引了许多对剪纸设计有兴趣的年轻人,做出了不少新颖的剪纸作品,并开发为有趣的、贴近现代生活的文创产品。除此之外,艺术社也与学校进行合作,向技校学生进行推广,提高学生们对铜凿剪纸的认识度与兴趣度。“这样才能从基因上面去达到传承的目的。”她说。

尽管探索仍处于初始阶段,但是陈健珊对铜凿剪纸的市场前景充满信心,也已经有了不少脱离蒙昧期的具体推广规划。“铜凿剪纸首先是岭南文化特有的非遗工艺,所以在推广上面必须先说好故事,让珠三角乃至全国的年轻受众知道它的存在。”据介绍,在今年9月,艺术社拍摄一部铜凿剪纸短片,与产品一起进行滚动推广。她说:“逐步走出本土市场是我们的一个大方向,铜凿剪纸是重要的突破口,通过它让更多年轻人对艺术社有认识,然后联动更多非遗产品,包括狮头扎作、彩灯等联动,让艺术社的形象更加立体,让年轻一代对铜凿剪纸有更多认识。”(记者 陈馨、刘桐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