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工艺美术>工美资讯>

工美资讯

火针能“刺绣”铁笔亦“生花” ——陈培德烙画艺术速记

2019-07-12    来源:    编辑:赵辉


微信图片_20190710231555.jpg

陈培德在伏案创作

微信图片_20190710231658.jpg

陈培德展示其获得的荣誉

微信图片_20190710231704.jpg

陈培德展示其作品

微信图片_20190710231709.jpg

陈培德作品

微信图片_20190710231713.jpg

陈培德作品

个子高,背也有些驼了。“70岁了”,他伸出右手稍稍比划了一下。

我清晰地看到,他的无名指和小指紧贴在一起,向内呈弧形弯曲。“十六七年了,天天烙十来个小时,下面的肌肉僵了,伸不直了,这就叫‘烙画手’吧。”他淡淡地说,然后摇摇头。

如今,他一个人住在一栋老式的独院里。一进院,明显感到很冷清,没有烟火气。

客厅里挂满了烙画,摆设有些凌乱。“老伴给孩子看孩子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除了烙画,我没啥爱好,吃饭就是凑合吧。”他看出了我的心思,解释了一下。

这个人就是陈培德,德公烙艺馆馆主,“陈氏宣纸烙画”创作艺术家。如今,他的作品已入选由美国、法国、德国、荷兰等国际邮政部门发行的以“世界邮票上的中国文化”为主题的纪念册,并获得“中国美术书法国画大赛”一等奖等近10项国内外大奖,其本人还被吸收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会员等,并被录入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库。

A 烙艺溯源

烙画是一门古老的艺术。源于西汉、盛于东汉,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烙画古称“火针刺绣”,过去都是在木、竹、骨和葫芦上烙。由于连年灾荒战乱,曾一度失传,直到清光绪三年,被南阳一个叫赵星的民间艺人重新发现整理,逐渐形成以河南、河北等地为代表的几大派系。

烙艺在河南“扎根深”,多被木匠艺人拿来烙家具。倘若有新婚的人家,陪嫁的柜子上烙几个鸳鸯或者凤求凰啥的,那在以前是很有面子的。手艺好的烙艺师,每年的“档期”排的都很满,也很受人尊重。陈培德的祖父就是其中一位。

据陈培德回忆,小时候,祖父经常被即将有喜事的人家请去,用烙铁在家具、木梳、扁担上烙下喜庆图案,每烙一件,人家就会像宝贝一样的收藏好。一晌忙下来,主人家早备好了饭菜,陈培德往往也能跟着混点好吃的。对于刚建国不久那会,能混点好吃点那是莫大的幸福。儿时的幸福往往能够不知不觉间引导人走向那条“心中的路”,其实,这也是心灵的烙痕。

1965年,在辽宁当兵的陈培德偶然在街上见到一家用电烙铁作画的店铺,这在当时很多农村地区尚没有通电、以传统“火烧烙铁”的年代,给陈培德留下深刻影响。

回到部队后,陈培德便买了电烙铁在废旧的木板上练习,一来二去手法日渐娴熟,在部队里小有名气。在当时流行自己打家具的年代,不少战友争相带着自己的木材让陈培德烙画,看着自己的手艺被战友收藏,陈培德很有成就感。

在部队,陈培德的技术日益精进。

B 春风二度

退休是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陈培德退休前,由于工作繁忙,烙画数量不多,创作基本处于搁置状态。

退休后,做什么?烙画无疑是首选。陈培德说,要在人生的第二春开启艺术的第二春。

军人的秉性就是干脆朗利,说做就做。当然,退休后,心无旁骛的他对烙画的进展及自己以后的路也进行了研究和规划。

童年时,祖父烙画是用钳子夹着用火高温烧过的大烙铁在木板上烙,十分不灵便。后来,有了电烙铁,便轻便了很多。工具越进展越轻便,烙画的载体能否也同样进展呢?他对此进行思考和尝试。他买来木板、竹片、卡纸,一次比一次薄,一次比一次难烙。

烙画创作在把握火候、力度的同时,注重“意在笔先、落笔成形”,烫出丰富的层次与色调。为展现出丰富的层次感,在卡纸上烙画创作时,他有时一站就是一大晌,不喝水,不吃饭。

功夫不负有心人。具有较强立体感,酷似棕色素描和石版画的卡纸终于创作成功。这些作品,已颇具大家气象。

但是,陈培德不想,更不敢止步。陈培德说,烙画的工具和载体,决定烙画艺术必将被归为工艺类别,只有在纸张上烙画才可能将其归结为书画创作艺术类别。但是如果在宣纸上烙画,那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因为这是前无古人的探索,成功率更难把握。但是如果不进行探索,烙画在书画界的地位很难再有大的提升。

推动烙画的艺术创作水品进一步提升,这是陈培德的努力方向,更是实践方向。

第一次,他就买来了整刀宣纸。

制作烙画讲究阴阳明暗的对比。由于烙画的不可逆性,创作者用笔的力度、角度,烙铁温度的高、低、轻、重、缓、急,都会对烙痕的颜色明暗及走势产生影响,纸烟弥漫,宣纸上便有万千气象。

“但是烙铁烙纸何其之难,就像高射炮打蚊子,火候可不是好把握的。 因为烙铁的温度高,熟练控制好电烙铁的温度和下笔力度非常重要,不然一下就被烧糊了。”陈培德说。

这一练,就是5年。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几乎大门不出。每天平均工作10个小时以上,一次坚持八九个小时是常有的事。由于经年累月保持拿烙铁的姿势,小拇指的肌腱就萎缩了,再也无法伸直。

纸,用掉30多刀!

苦心人天不负!陈培德清楚地记得,第一张烙画在宣纸上完美呈现时的激动。那是2010年的冬天,当一张栩栩如生的竹子从宣纸上仿佛“微笑着”走下来,陈培德颤颤巍巍的捧起“她”,流泪了。

宣纸烙画,自此诞生。陈培德开创了烙画新纪元。

自此,“陈氏宣纸烙画”,蜚声烙画界,并逐渐在书画界崭露头角。

C 引起国内外关注

陈培德的烙画有一种精神在里面。

在他家北墙上悬挂着自己烙的大幅毛主席像,神态庄严,表情自若,目光深邃。而在其旁边,还有大大小小10来幅。这一组以领袖肖像为主的创作,从技法上来说,线条流畅、力道适中,颇具油画中的传神。

梅、兰、竹、菊等也是陈培德创作的主要题材之一。他在一幅梅花图上烙了王冕的《墨梅》——

我家洗砚池边树,

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颜色好,

只留清气满乾坤。

其实,这首画和诗,就是陈培德精神具象:在做人上,不求闻达,在艺术创作上,闯出自己的路子,不求别人夸,惟求做自己。当然,这首诗更有借物抒怀的意味,退休不退志,便多了一份超凡脱俗,这也表明了陈培德的人生态度。

只在乎过程,不在乎结果,这种以爱好为出发点的专心致志其实更容易接近荣誉和成功。

其实,最近几年,陈培德已逐渐引起了国内外关注。2018年,陈培德作品入选由美国集邮集团联合美国、法国、德国、荷兰等国际邮政部门为庆祝2019“魅力中国 闪耀世界——世界邮票上的中国文化”而发行的纪念珍藏册。这不仅是世界对陈培德艺术修养的认可和赞誉,也是世界对中国文化艺术的推崇和致敬。

今年4月18日,陈培德受邀参加在京举办的非遗四人展,其作品受到联合国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基金会等多家机构的高度关注。更值得祝贺的是,今年6月20日,在习主席出访朝鲜前一刻,陈培德所烙的《中朝友谊永存》被朝方收藏。

陈培德所烙的毛主席像,专家均认为可媲美油画、国画,已经完全超越单纯的工艺作品。2018年,陈培德荣获“中国美术书法国画大赛”一等奖后,更加坚定了烙画即书画类别艺术作品的信念。

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陈培德从不懈怠,更不服老,但毕竟年事已高,如何让这门艺术更好的传承下去已是当务之急。陈培德忧心忡忡地说,由于烙画不仅要求有较高的造型能力,要求更是严谨、精细,还要求练习者要坐得了“冷板凳”,更要有耐功夫,所以家里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学,他有意招收学生免费传授技艺,将这项传统民间艺术发扬光大。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陈培德心中其实还有着宏伟蓝图:商丘是钻木取火发源地,烙画就是火文化精神的映照,紧扣火文化,烙凤凰涅槃系列或者马踏飞燕系列,推出具有火文化、商文化元素的旅游文化纪念品套装,无疑是推介商丘的好方法。

70岁,其实还很年轻。陈培德的艺术梦想正青春。

作者:侯国胜 邢栋 张博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