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演艺>演艺资讯>

演艺资讯

专访刘慈欣:人生而流浪为何不选择笑对未来?

2019-02-02    来源:人民网-娱乐频道    编辑:刘颖

2019年2月5日,恰逢中国农历新年后的第一天,电影《流浪地球》选择这天全国公映。作为该部电影的原著作者——“中国科幻小说第一人”刘慈欣为影片宣传频频现身。“这将是中国科幻电影的一个很好开端”“它毫不逊色你所熟悉的所有好莱坞大片儿”。

经历了上午的直播,中午的首映礼,在下午的“专访环节”,片方将刘慈欣的通告数控制在10家媒体以内。尽管如此轮番上场的音视频、图文访问仍让其感觉有些疲惫和应接不暇,也许与他而言,宁可再重新创作一部《三体》,刘慈欣也会觉得比在12小时内说这么多话要来得轻松……

影片《流浪地球》讲述在未来某段时期,太阳毁灭后的人类试图带着地球寻找新家园的故事。通告当天,所有主创统一风格,以一身帅气的航天员便服示人,文人风骨气质下刘慈欣隐隐地透出一股“飒气”。

从“科幻梦”到斩获“科幻界的诺贝尔奖”雨果奖,六十年代生人的刘慈欣走了近30年;从虚无缥缈的浩瀚宇宙,到细腻柔美的真挚情感的叙述,他浪漫、敏感而耿直。“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相信只要科学技术不断发展,我们就会有一个辉煌的未来”。“人生而孤独,就如同在流浪,漂泊一生,为何不选择乐观面对?”

介于刘慈欣当时已接受过5家专访后的疲惫状态,为了让他感觉轻松一些,那天,我们的聊天是从他的“私人片单”开始的……

刘慈欣

灵感来源:从刘慈欣的私人片单说起

《第二个地球》《π》《末日哲学家》《世界末日大会》《抑郁症》……刘慈欣一口气说出了五六部自己近期看过的科幻电影,尽管在许多场合,他一直谦卑地称自己是个不太懂电影的人,但许多晦涩的片名无疑证明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科幻电影迷”,刘慈欣承认《2001太空漫游》是在一段时期对他影响最大的影像,“这是一部人尽皆知的经典电影,它预言着人类社会未来的一种命运。”

刘慈欣理解的科幻小说创作和科幻题材电影,在某方面是一致的,即“都需要讲好一个故事。”因此在4年前,当获得《流浪地球》版权的中影集团将剧本交给青年导演郭帆时,刘慈欣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而在随后的4年创作和拍摄过程中,刘慈欣作为该片监制,也几乎没有任何二度创作上的“干涉”。“这是一部全新的作品,作为小说作者,我能给电影创作者的就是充分的自主权。”

最初的《流浪地球》并不是一部短篇小说,原计划是希望分别写成六个,“都是描写太阳灾难的故事,但逃离太阳系的方法有很多”刘慈欣眼睛瞟了一下记者手中的原著解释道,六部小说设想最终独立出版了两本,剩下的内容则被融入到这部20000字的著作中。

忆起那段创作往事,刘慈欣似乎一下子回到20年前,“其中有一段故事的标题,我都想好了,就叫《在冥王星上我们坐下来哭泣》,源于拜伦的一首诗——《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下来哭泣》……”而因为市场的原因,最终这部小说没有成型,执拗的大刘,将这一部分小说的构思放在了其后的成名作《三体》内,某种层面上也算是了了他的一个心愿。

监制刘慈欣导演郭帆互相道谢

如此创作:从刘慈欣的启蒙读物说起

真正接触科幻,对于刘慈欣而言并不算早,出生在文革时期的他,刚开始对科幻没有任何概念,命运的转变都是从改革开放开始的。初中时期的刘慈欣,偶然一次机会在父亲的箱子里发现了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地心游记》,正是这本繁体竖版的旧书,打开了他的“科幻世界”。

高中毕业后,考上大学但还没有拿到入学通知书的那个暑假,刘慈欣写下了他的第一部真正意义的科幻文学作品。1989年,刘慈欣第一篇作品《超新星纪元》诞生,随即他的数篇作品问世,其中包括7部长篇小说,9部作品集,16篇中篇小说,19篇短篇小说。

和其他的文学创作者不同,刘慈欣写作不是完全“一气呵成”的风格,现在许多已出版的作品,出版时间都大大晚于其撰写时间。比如,《带上她的眼睛》晚了18年,《地火》晚了12年,许多想法与灵感源于他上学那段期间,“然后出版前在原稿上再加一些修改,但基本不会大动。”在他心中,写科幻小说永远只是一个爱好,而不是一个职业。“科幻小说家,是个不能养活自己的职业。”刘慈欣一边笑着一边习惯性地扶了下眼镜。

正因为自由的创作状态,给了刘慈欣更大的空间与想象,“如何更符合逻辑地讲完故事。”是他对自己写作的唯一要求,而这与时间无关。无论是《球状闪电》,还是之后的《三体》,刘慈欣说,大家从小说里解读出的许多内容,在其撰写时其实“压根儿就没往那想过”他更直白地回应,“我也从不会把自己放到故事中,只会有一些场景上的借鉴。”

刘慈欣

笑对人生:小城市也可以“仰望星空”

生于北京,3岁随家人离开,陕西阳泉长大。刘慈欣曾说,如果他没有去写作,有可能会子承父业成为一名煤矿工人;如果他没有去写作,有可能仅是一个普通的电力工程师……但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如果”,2015年,刘慈欣凭借《三体》获第73届雨果最佳长篇故事奖,成为该项目自1953年设立以来首位亚洲获奖者,同名书籍英文版的出版让他声名鹊起。

2019年的春节,刘慈欣将会有自己的两部文学作品杀进中国角逐最为激烈的“春节档”,一部是《流浪地球》,一部是由其《乡村教师》改编而来的《疯狂外星人》。两部虽同属科幻题材,但却风格迥异,《疯狂外星人》荒诞幽默,《流浪地球》更注重展现民族大义与人文情怀,“中国人对家园、故土情感的描述,是最打动人的地方。”

科幻题材的影片,永远逃脱不开末日情境,人们对生死与未来的诠释与思考从未停止,在刘慈欣看来,达到光明的未来,中间的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这如同徐志摩在诗中所说,他相信有天堂,但从天堂到现实之间,是隔着一片血海,走过去便是光明。”所以,“我是乐观主义者,我相信只要科学技术不断发展,我们就会有一个辉煌的未来。”

从影视到游戏,从作家、监制到编剧,如今刘慈欣个人标签越来越多,商业活动亦日渐增多,他自己承认,每年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会奔波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偶尔还会出个国……许多人劝他搬到北京定居,但时至今日他仍住在老家,“写作跟城市的大小无关,只要静下心来,就可以写出好作品。”刘慈欣透露,自己的最新作品正在酝酿中,已经捋出了几条故事线,但至于如何选,现在还没有确定。

专访临近结束,刘慈欣的手机又亮了,礼貌性地询问完记者后,电话接通“……明天?明天我想回家了,一切等过完年再说吧……”,“人生而孤独,就如同在流浪,漂泊一生,为何不选择乐观面对?”刘慈欣曾在一次活动上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