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艺术产业>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照片泛滥时代的速写:“磨刀”,或生活方式

2018-07-31    来源:中国艺术报 翁敏     编辑:黄丽

梁鼎英速写作品

速写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是画家进行创作、收集各种形象素材的重要手段,但是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特别是手机摄影的普及,速写似乎不再受到当代画家的重视。而7月19日,酷热的羊城刮起了一场关于“速写”的风暴,由广州市文联、广州市黄埔区委宣传部、广州市美协主办的“时代·生活——第四届广州速写作品展”在广州举行。展览展出了数百件速写作品,包括黄胄、周思聪、刘文西、杨之光、陈永锵、何家英等数十位特邀名家的作品。这让许多美术同行感慨:“好久没看到跟速写有关、这么精彩的展览了! ”

在广州市文联的指导和支持下,广州市美协多年来先后举办了三届速写作品展。此次作品展得到了中国美协的学术指导和广东省美协、广州美术学院的学术支持;刘文西、杨晓阳、杜滋龄、史国良、李劲堃等十多位名家担任顾问。这也是展览首次面向全国征集作品,共计收到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港澳台乃至海外多个地区的1800多名作者的逾万幅速写作品,其参与人数之多、地域之广、作品的数量题材形式和艺术语言之丰富都是空前的。本次活动的主要推动人、广州市美协副主席孙戈欣慰地说:“投稿的情况说明还是有一个对速写十分痴迷的群体的。作品各种形式都有,包括油画、水粉、水墨、钢笔、铅笔、炭笔,甚至有刀刻的。 ”经组委会三轮严格甄选,最终360件作品(含60件优秀作品)入展。由全国艺术家与理论家共同参加的学术研讨会也同期举行。

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广州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李鹏程表示:“对全国美术展览来说,这是一种补充与丰富。这次展览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代中国速写的水平,是艺术家一个关于坚守与探索、初心与梦想、学术与交流的艺术阵地,具有多重意义。 ”

艺术家切入现实生活的途径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李克瑜、叶浅予、赵士英等老一辈艺术家的倡导和带动下,速写曾经风靡一时,许多报刊争相登载。当今画坛很多知名的人物画家,如刘文西、方增先、何家英等也是速写高手。画家林墉的速写多的曾被家人在做饭煮菜时用来生火。然而如今在一部分美术家当中,特别是青年一代的美术工作者当中,照片才是他们依赖的“工具” 。孙戈对此印象深刻:“有一次到黄山写生,本来我对现场有很多拿着画板画画的人的景象感到欣慰,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几乎每个人都是把眼前的景拍下来,然后对着手机来画。 ”

甚至有人认为对于画家而言,重要的不再是手头功夫,而是独特的视角和观念,如果强调技术,强调的也应该是对各种技术与媒材的综合运用能力。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展览的举办都具有极大的意义。“尤其对于中国人物画发展,对美术界的未来,都是一种促进,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梁江说:“从题材内容、涵盖面到各种艺术、样式、手法都非常丰富,展览能够达到这个深度也很少见。 ”

速写对于当下有什么意义?广州美术学院教授胡斌认为:“更重要的是速写与时代的关系。很多艺术家的速写不止是对眼前实物及时的展现,更多是走向广阔的社会生活,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当下艺术家越来越局限在狭窄的圈子里面,包括生产、流通、消费系统,全都是在自我循环很窄的圈子,对现实生活根本就不了解,也不去关心。所以,更重要的是艺术家如何和不同阶层人的现实生活结合在一起,速写带给当下的意义,更多的是如何切入当下火热的现实生活。 ”

马思齐速写作品

照片无法代替速写

速写不是经过绝对严谨的理性推敲后的想法与理念,而是捕捉闪现灵感的主观情绪感受。它的艺术魅力,不是照片所能代替的,这点成为各位评委的共识。然而在评选过程中,评委发现有的稿子是“速写创作” 。“用照片创作速写,这完全背离了速写本身所提倡的现场感、直观感。 ”孙戈表示。画家张弘说:“有不少作品看得出是‘画照片’的,过于依赖照片的作品,基本都会被否决。 ”

广东省美协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王永认为,这种情况一开始是照相机造成的,现在是因为手机,大家都拿手机来拍照了。他更特别指出:“现在的年轻画家比较注重制作、忽略生动感也是个原因。 ”

“摄影艺术家的优势是利用光源。对造型而言由于机械工具所致,共性的痕迹太重,而有的画家则把摄影的弱项当做了收集形象的主要手段,这违背了美术追求的宗旨——个性和特色。 ”孙戈认为,艺术表现的本能是个性的不同特色的追求,与机械器具所表现的共性的物像有天壤之別。为此,带有画家个人感情、性格和技法的速写作品,其鲜活、激情和高度概括的画面效果是摄影无法比拟和替代的。

多画才是速写的价值体现

速写的未来应该如何发展,引发了众多艺术家的探讨。大家一致认为只有多画,才是最好的发挥速写价值的途径。本展顾问、中国国家画院院长、中国美协副主席杨晓阳认为,速写既是基本功训练的最简便的方式,也是素材收集的最好的手段,应该长期坚持。

林墉表示:“我们大量地画速写,这是一种磨刀的方法。可以说,我们一辈子都在画速写。 ”画家陈永锵说:“如果爱画画,如果你热爱生活,那速写是不可缺少的锻炼,甚至不是锻炼,是一种生活方式。 ”广东省美协主席李劲堃也直言:“速写是一个艺术家在现实生活中捕捉生动形象的一个重要手段。 ”

对于速写的现状,专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本次研讨会的画家詹忠孝提到一个尖锐的问题:“美术学院千万不要把速写跟线描连在一起。速写是讲究快、狠、稳,通过很快的速度表达自己眼中看到的东西,并不是要用很完整的思路将那个东西全部表现出来,所以速写的功能就是点到即止,眼手上的功夫结合在一起,快速地表现出来。 ”

不管速写现状如何,正如画家史国良所感慨的那样:“这次展览可谓当头棒喝。它将会给美术界擦出点火花,重新点燃画家心底那团火。相信这次展览会给我们一个信号,一个燎原之势的速写复兴的信号。 ”而8月13日,这场速写“风暴”也将刮至北京,亮相中国文艺家之家展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