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网>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金一文化融资163亿激进扩张路径

2017-11-14    来源:长江商报    编辑:邱娟

前十大股东中9名股东股权高比例质押,今年前9月现金净流出14.6亿元

股价闪崩后紧急停牌的金一文化(002721.SZ)激进扩张后遗症开始显现。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截至目前,金一文化前十大股东中,有9名股东股权进行了高比例质押,公司实控人钟葱的股权质押比超过95%。

与股价闪崩密切关联的是相关财务数据比较难看。三季报显示,金一文化的扣非净利润0.78亿元,同比腰斩。同时,公司的应收账款较年初大增17亿元、预付账款较年初几乎翻倍,总负债较年初增加27亿元,资金净流出较年初增加1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6.96%,为上市以来最高水平。

资金大幅流出的金一文化近年来大举募资。Wind数据显示,上市以来,公司融资高达163.19亿元。

11月8日,金一文化回复长江商报记者称,上市以来,公司积极开拓上下游业务,实现行业内全产业链布局,相关财务数据不太理想,缘于公司产业扩张。目前,公司的风险可控。

昨晚,一名长期从事并购重组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金一文化扩张过于激进,募资规模过大,如果业绩未达预期,就需要警惕财务风险。

不到9个月时间,股价跌40.51%

金一文化股价闪崩后的紧急停牌,让市场直指其一众股东的高比例股权质押。

今年10月31日,金一文化披露了三季报。此后,股价步入下行通道。11月1日,股价小幅下跌0.92%,次日,股价闪崩,股价跌停,尾盘有所回升,仍然大跌8.26%。11月3日,股价继续下探,盘中跌幅一度超过7%。连续三天的下跌,股价跌幅达到15.84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份以来,二级市场上的金一文化股价持续下行,至停牌前最低价11元,创下上市以来历史新低。

今年来,金一文化股价最高点出现在2月6日为18.49元。由此计算,不到9个月,股价跌幅达到40.51%。

股价“跌跌不休”危及到高比例股权质押的股东安全。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截至三季度末,金一文化前十大股东中,除国金金一增持1号集合资管计划外,其他9名股东所持股权均为高比例质押,这些股东们对资金的渴求可见一斑。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上述9名股东共计质押了3.63亿股,整体质押比例高达89.33%。

金一文化的前十大股东主要分为两派,即实控人钟葱为代表的一方和陈姓家族一方。三季报显示,公司控股股东碧空龙翔及实控人钟葱的股权质押比分别为94.87%、95.42%。陈姓家族主要由陈宝芳、陈宝康、陈宝祥三兄弟为主,分列金一文化第三、四、七大股东之位,其股权质押比分别为79.98%、95.84%、93.63%。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实控人钟葱在今年3月9日曾将其持有780万股金一文化股份质押给西部证券,彼时股价超过16元。这意味着,如果股价继续下跌,钟葱这部分质押的股权面临平仓风险。

金一文化回复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停牌原因为筹划行业内资产购买事项,与公司股东股权质押没有关系。公司控股股东碧空龙翔和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钟葱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其质押的股份不存在爆仓风险。

3年融资163亿元布局全产业链

“人人质押”或与金一文化大规模扩张密切相关。

2014年1月27日,金一文化挂牌中小板,自此开始迈上高速扩张之路。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2015年以来,金一文化先后收购了宝庆尚品51%股权、金一投资40%股权、卡尼小贷60%股权、深圳可戴40%股权等10家多公司股权,共计耗资42.93亿元。

去年年报显示,金一文化通过收购越王珠宝、宝庆尚品、卡尼小贷及广东乐源等,在稳固银邮渠道等优势渠道资源的基础上,整合区域优质品牌资源和产业链资源,逐步实现从贵金属工艺品细分领域到黄金珠宝首饰大行业的跨越。公司推出定制化明星品牌、深耕银行代销业务,形成了160多家自营连锁店、128家加盟连锁店、覆盖全国的珠宝首饰零售营销体系。同时,公司建立了天猫旗舰店、APP和苏宁易购等线上销售平台。

针对公司的大规模扩张,金一文化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公司通过多项投资并购项目,进行全方位协同和有效整合,从上游生产到下游零售,再到互联网黄金珠宝销售平台,完善黄金珠宝行业制造、销售渠道网络,实现了行业内全产业链布局。

为了支持扩张,金一文化也不惜血本。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上市以来,金一文化频频借助资本市场进行融资,相继推出5次定增,已经实施3次,募资28.61亿元。此外,债券融资28亿元。

Wind数据显示,算上首发募资,金一文化累计融资达163.19亿元,其中,直接融资59.27亿元,间接融资(累计借款收到的现金)103.91亿元。

11月7日,金一文化的公告显示,截至上月底,公司借款余额90.66亿元,较去年底的61.84亿元新增28.82亿元,新增借款占去年底经审计净资产的96.50%。

大举负债也导致公司的负债率大幅攀升。截至三季度末,金一文化的资产负债率为76.96%,为上市以来的最高水平,也远高于同业的明牌珠宝、老凤祥。

应收账款9个月增加17亿

大规模扩张带给金一文化的是财务压力大增。

三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4.69亿元,同比增长9.91%,净利润0.82亿元,同比微增0.85%,扣非净利润0.78亿元,同比大降56.51%,这也是公司上市以来的首个三季报扣非净利润下滑。

盈利能力减弱,公司的各项财务指标并不理想,112.98亿元的流动资产中,应收账款高达44.06亿元,比年初增加17亿元。

公司的负债总额达到105.34亿元,较年初增加27.0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83.08亿元,略高于应收账款与存货的合计金额。

从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看,截至三季度末,这一指标为-19.85亿元,较年初的-5.24亿元大增14.61亿元。

上述数据显示,尽管公司的净利润为正数,但只是账面上的数字,如果应收账款存在超过净利润额度的坏账、呆账,将吞噬其净利润,从而造成亏损。

昨晚,一名长期从事并购重组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短短3年,金一文化融资163亿进行扩张,过于激进。在金银珠宝行业市场竞争激烈、毛利率并不高的情况下,一旦盈利能力不达预期,将面临较大的财务压力。

不过,金一文化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公司财务风险处于可控范围内,未来,公司将强化应收账款管理,提高企业资本运行速度,防范财务风险。